福元医药实控人曾陷“蒋永舟受贿案”,信息披露真实性存疑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22-03-30

不出意外,胡柏藩将又收获一家上市企业。证监会公告,北京福元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福元医药)IPO将于3月31日上会。

资料显示,福元医药成立于2019年5月16日,前身为新和成控股集团旗下的三家药企(北京万生、浙江爱生、安徽福元)于2018年整合完成的北京万生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公司从事药品制剂及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产品品类丰富,药品制剂目前主要涵盖心血管系统类、慢性肾病类、皮肤病类、消化系统类、糖尿病类、精神神经系统类、妇科类等多个产品细分领域。

实控人曾卷入原绍兴市组织部副部长“贪腐案”,员工涉嫌行贿报告期业务招待费累计达8,000多万

资料显示,公司前身北京万生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万生药业”),设立于1999年2月,是由国资北京市综合投资公司和北京生物化学制药厂共同设立;2007年12月,新昌县合成化工厂以8,200.00万元,通过拍卖会竞得万生药业99.00%股权,成为万生药业第一大股东。

而新昌县合成化工厂也为集体企业,2008年改制成“新昌县新和成控股有限公司”,后又于2010年演变成“新和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新和成控股的实控人为胡柏藩,胡柏藩通过新和成控股和勤进投资合计间接控制福元医药 76.29%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根据胡柏藩履历显示,其于1988年11月至1999年2月,任新昌县合成化工厂厂长;1999年2月至今,任浙江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08年11月至今,任新和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现兼任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财经参考注意到,胡柏藩在早期经营新和成时,涉嫌向当地官员行贿。据新华网报道,绍兴市委组织部原副部长蒋永舟因受贿被判11年,其在担任新昌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新昌县委副书记及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期间,利用其分管干部人事、组织等工作的职务便利,为浙江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以及陈某军等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或索取胡柏藩、李某波等15人的财物。

 

图源新浪网

其实,福元医药员工中或也存在涉嫌行贿。2018年9月18日,浙江省临海市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并作出了案号为(2018)浙1082刑初855号的《蒋礼庆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据显示,2015年下半年至2018年6月,蒋礼庆在担任临海市玉岘卫生院负责人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引进和药品维护方面给多名医药公司业务员提供帮助,并收受医药公司业务员所送财物共计人民币(币种下同)约6.5万元。北京万生药业有限公司(福元医药前身)的业务员柳某便参与其中,分多次将共计0.3万元现金和0.1万元中石化加油充值卡送给蒋礼庆,蒋礼庆均予以收受。

 

图源裁判文书网

同样,2017年12月6日,广东省博罗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并作出了案号为2017)粤1322刑初320号《黄新运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据显示,黄新运2003年4月至2010年7月博罗县人民医院药剂科组长、2010年8月至2011年2月任博罗县人民医院药剂科副主任、2011年3月至2014年3月任博罗县人民医院设备科副主任,2014年4月开始任博罗县人民医院总务科副主任,在上述任职期间,在医药品采购活动中,利用职务便利,为医药销售方代理经销的医药品增加销量提供帮助,先后收受医药销售方回扣共计人民币2242652.3元万生药业业务员徐某就曾以回款返利的形式4次向其转账共19178元

 

图源裁判文书网

财经参考注意到,福元医药的销售费用中,业务招待费用较高,2018年-2021年1-6月,其销售中的业务招待费用分别为1,543.56万元、1,798.60 万元、1,486.58万元和662.78万元,管理费用中的业务招待费用分别为:569.70 万元、709.64 万元、739.51万元和499.17 万元,三年半共耗资8,009.54万元。

营收数据财务勾稽关系异常,原材料数据异常

招股书披露,2018年-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01,990.92万元242,467.84万元和253,535.15万元,收入逐年增加但这数据是否靠谱?

依据一般财务勾稽原理,与这个规模含税收入相匹配的必然有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新增相同规模的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体现。

2020年为例,公司不含税营业收入为253,535.15万元,其中,外销收入为2,942.45万元,根据该年度外销收入增值税为0,内销销售产品适用13%增值税税率核算,公司该年度的含税收入约为286,112.20万元。

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254,995.78万元,同时,2020年末的预收款项(合同负债)3,428.12万元,较2019年末的4,065.63万减少637.51万元,综合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20年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金额为255,633.29万元。

与含税收入勾稽,则有30,478.91万元的含税收入因未收到现金流入从而形成了新增债权。

公司资产表显示,2020年的应收票据为0、应收账款为37,495.23万元,应收款项融资为4,687.92万元,坏账准备为2,980.99万元,合计金额42,183.15万元,较2019年相同科目不仅未增加,反而减少了6,271.89万元;较上述勾稽得出数据少36,750.80万元。

图源招股书

那么,该差异是否由于票据背书等影响引起的呢?但招股书并披露相关数据。如此,如公司无合理解释,则2020年,公司3.68亿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成了“无源之水”既未收到现金又未形成新的债权,涉嫌虚增。同样,报告期其他各期也存在类型情形,部分含税收入来源不明。

此外,财经参考深入分析公司原材料数据间的勾稽关系,发现采购、耗用与库存也不匹配。
    招股书披露,公司原材料类别较为分散,种类较多,有药用低密度聚乙烯瓶、甘油、阿卡波糖10多种原料,包材等。

同样以2020年数据为例,该年度主要原材料的采购额为21,348.47万元,占原材料采购总额比例为40.25%,则该年度原材料采购总额为53,039.68万元。

一般而言,材料等采购经过生产经营之后,完成产品销售确认的部分会被结转于营业成本,刨去研发所耗其余的会留在存货当中。
    2020年年度,公司用于生产和销售所需的原材料体现在主营业务成本之中的直接材料金额52,480.84万元,占总成本比为71.64%。同时,该年度的研发中直接材料费用为3,439.47万元。

图源招股书

采购与耗用之差(含研发)即为每年原材料新增之额。由上述采购和耗用的数据可知2020年,公司原材料新增金额为-2,880.63万元,即2020年的原材料库存较2019年要减少2,880.63万元。

招股书显示,2020年,原材料库存为10,750.45万元,较上年的11,510.37万元的原材料库存,是出现了减少,但减少额仅有759.92万元。

同时,公司的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均含有一定的原材料成本,2020年上述所有项目库存额为13,497.36万元,较2019年相同项目存货增加了2,196.32万元。那么,这增加的2,196.32万元所含的原材料成本为多少?若按该年度直接材料占主营成本的比例71.64%测算,其增加的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的所含增加的原材料成本约为1,573.44万元。综合可得,2020年原材料库存实际较2019年不仅未减少,反而增加了813.52万元。较上述理论上减少的2,880.63万元多出了3,694.15万元。

图源招股书

那么,这多出约3,700万元的原材料新增库存来自哪儿?是公司为了增厚利润虚减了原材料采购成本,还是为了配合营收虚增了耗用成本?为何差异显著。

报告期市场推广费超32亿前五推广商却未披露,收入靠仿制药销售创新药收入不足15%上市前大额分红2.76亿后又计划募资3亿元“补血”

重推广、轻研发”问题在上市医药生物企业中仍较普遍存在。数据显示,2020年A股372家医药生物上市企业销售费用金额合计2838亿元,有68家药企销售费用超过10亿元,其中上海医药超过百亿元,达到128.6亿元。

财经参考注意到,拟在上交所上市的福元医药更是掷重金花在销售推广上。数据显示,2018-2021年上半年(报告期),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约为10.07亿、12.98亿、12.38亿和5.96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49.85%、53.53%、48.80%和45.07%,即半数营收用于销售费用中。

在销售费用中,福元医药约八成的销售费用用于市场推广,报告期内,其市场推广费分别为7.41亿元、10.01亿元、9.96亿元和4.73亿元,三年半,公司用于市场推广的费用合计32.11亿元。

不过,福元医药对于其推广服务商的情况却只字未提,及未披露前五推广商的信息,又未披露各推广商的交易额,而在公司的上市反馈意见中,监管层还要求说明前五推广商金额变动较大的原因,以及其中部分推广商成立当年或不足一年即成为发行人推广商的原因,但招股书对此直接无视,秘而不宣。

从研发投入来看,福元医药并没有随着收入的增长而加大研发费用。2018 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1-6月,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14,218.02万元、17,152.58万元、14,087.61万元及8,001.91万元,出现了先上升后下滑的态势,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04%、7.07%、5.56%和6.05%,占比整体出现下降。

财经参考注意到,虽然公司的业绩不断攀升,但主要依赖于仿制药的销售,2018年、2019年、 2020年及2021年1-6月,公司仿制药产品对应销售收入分别为174,812.18 万元、214,708.60万元、226,112.44万元及120,749.73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6.54%、88.55%、89.18%及91.31%。则对应的创新药不足15%。

我们知道,仿制药批准上市前需通过一致性评价,公司部分药品存在未通过一致性评价。报告期内,公司未未通过一致性评价产品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61亿元、7.2亿元、6.73亿元和3.19亿元,占适用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收入的30%以上。

另外,福元医药拥有150个药品制剂境内药品注册批件,其中45个品种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版),88个品种进入国家医保目录(2020年版);还存在部分未纳入医保中。

招股书显示,福元医药此次募集资金达17.37亿元,其中,3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但实际上,其并不差钱。从流动资金来看,公司现金流逐年攀升,截至2020年末,公司现金流净额为3.87亿元。从货币储备来看,公司2021年6月末的的货币资金余额为4.41亿元,其中4.4亿元躺在银行里“睡大觉”,用于收取利息。

更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分别于2019年4月、2020年5月和2021年4月进行了三次股利派发,金额分别0.6亿元,1.08亿元、1.08亿元,三年瓜分了2.76亿元利润。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