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创科技信息披露存疑,逆势扩张圈钱意图明显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22-09-01

8月26日,深圳市景创科技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景创科技”)首发获通过。拟在创业板上市的景创科技此次计划募集资金5亿元,分别用于游戏外设及创新消费电子产品扩产项目、生产制造基地自动化技改项目、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景创科技从事消费电子类游戏外设领域,主要给微软、索尼、任天堂等知名游戏主机公司做代工,为其生产游戏耳机、游戏控制器等产品。2021年,公司实现收入近6亿元,但利润却出现了下滑。2022年上半年,其利润再次同比下降2成,是否符合创业板高成长性,有待考证。

股东出资人“跨越时空”公积金未缴数目不合逻辑,上市前突击分红为实控人之妹控制的企业纾困,关联方资金往来密切

招股书显示,公司前身为深圳市景创科技电子有限公司(简称景创有限),设立于2004年5月,蔺洁、曹永峰共同出资100万设立,其中,蔺洁出资90万、曹永峰出资10万元,双方均已货币出资形式。

其实,曹永峰名下10%股权系为刘东生代持。招股书称,公司设立时,刘东生、蔺洁夫妇担心外界认为夫妻经营企业会影响客户对公司经营管理效率的评价,影响公司业务拓展,同时,刘东生在外开拓客户,不方便办理工商注册和变更。

2018年12月,景创有限实行第三次增资,新增987.05万元全部由英科国际有限公司,但在其入驻8个月后出现了“闪退”。2019年8月,景创有限注册资本由1,235.52万元变更为1,173.75万元,同时英科国际退出公司。招股书显示,英科国际设立于此次出资前夕的2018年12月6日,唯一股东郑嘉敏(香港身份),因其拟投资资金出现其他需求,因而无法在《增资协议》约定的期限内缴足。

财经参考注意到,在上市前夕的2020年7月,公司引进了外部投资机构宁波翊翎、青岛翊翎,其中,青岛翊翎以出资1,000万持有公司142.86万股份。

图源招股书

招股书披露,该企业设立于2019年4月,出资人分别由山东龙信小额贷、青岛市创新投资有限公司、青岛市城阳区阳光创新投资有限公司等7家企业。

蹊跷的是,据工商资料显示,青岛市创新投资有限公司、青岛市城阳区阳光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成立于2021年9月,2019年12月,均晚于青岛翊翎

设立的时间,那么,这两家股东是如何穿越出资的?

图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同时,景创科技在未缴纳公积金披露方面不合逻辑。数据显示,2018年-2021年1-6月,公司境内员工总人数分别为599人、704人、874人和936人,缴纳公积金人数分别为280人、592人、858人和901人,即未缴纳人数分别为319人、112人、16人、35人。

图源招股书

而每年需补缴的金额分别为257.40万元、264.09万元、165.12万元和155.06万元,如从上述披露的未缴人员来看与需补缴的金额并不匹配,2019年未缴人数约为2018年的1/3,但需补缴的金额却高于2018年;而2020年未缴纳人数较2019年缩减了96人,缩减了85%,但其补缴的金额却高达165.12万元,补缴的金额与2019年相比,仅减少了37.48%。

而公司董事副总刘亚江、董事副总张兵、核心技术人员周玮三人曾在1994年-2000年时间段履职过的企业东莞虎门堡宏电子厂,在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和天眼查中查无该企业信息,企查查显示在企业设立于2012年12月,设立时间晚于上述人员10多年。

图源天眼查

招股书披露,公司此次募集资金5亿元,其中,1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不过,在上市募资补血前,景创科技却对大股东进行了突击分红。2020年6月,公司实现股利派发4,600万元,该分红款中的4,494.72万元最终流向了深圳市瑞远运动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远公司”)。

据了解,瑞远公司为实际控制人蔺洁的妹妹蔺雅贞控制的企业,其持有61.1590%份额,而上述借款截至目前仅归还了523万本金及对应利息,还有70%近4,000万元尚未归还。

财经参考注意到,报告期内,实控人之一蔺洁还与关联方刘东利(与实控人之一刘东生为兄弟,即蔺洁的小叔子)发生资金往来,刘东利为蔺洁转账4,220.49万元。

据了解,蔺洁、刘东利等6人在2014年设立了内蒙古绿巨人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绿巨人”),并通过绿巨人从上海蒙洋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青海山一中氙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收购其所持晟达太阳能13.60%、44%的股权,收购加上从事光伏晟达太阳能需要资金,晟达太阳能统一通过该企业的法人刘东利向蔺洁等股东借款。报告期内,晟达太阳能实现盈利,向刘东利转出资金1.09亿元,由刘东利还给蔺洁等股东。

据天眼查显示,上海蒙洋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青海山一中氙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均为失信企业,蒙洋能源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7次,涉案金额3.78亿元,同时在2019年7月至2022年1月,失信3次,被限制消费4次;而一中氚太阳涉及诉讼纠纷,从2013年起开始就被列入被执行人31次,2016年11月、2018年7月被列入失信行列,从2017年开始被纳入限制消费单位18次。

财务勾稽关系异常2020年收入有“水分”,2021年原材料采耗存不匹配至少600万元原材料库存不翼而飞

2019年-2021年(报告期),景创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6,636.24万元、52,758.44万元和59,992.18万元,营收呈现逐年增长,但这数据是否靠谱?
财经参考深入分析该公司招股书披露的相关财务数据,发现该公司增长较快的2020年营收,若从财务勾稽角度分析,存在虚增的嫌疑。
从财务的角度来看,营业收入(含税)必然会在现金流量表和资产负债中体现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及应收(包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等经营债权的增加额与之匹配。
数据显示,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收入为52,758.44万元,其中,外销收入为44,802.84万元。按照国外销售产品收入增值税为0,国内收入销项税税率为13%核算,2020年,公司的含税营业收入为53,792.67万元。

2020年,景创科技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49,583.77万元,同时,2020年,公司预收款项余额为1,314.37万元,较2019年余额的1,846.43万元,减少了532.06万元,因此,综合预收款项的影响,该年度实际流入的现金为50,115.83万元。
通过该年度含税收入与实际流入的现金勾稽,则2021年有3,676.84万元未付现的含税收入,是需要通过新增经营性债权,即应收增加额来体现的。
然而,景创科技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的应收余额原值(含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及计提坏账准备)为12,281.16万元,较2020年期初应收原值(即2019年末余额原值)的9,466.47万元增加了2,834.69万元。

图源招股书

两者对比,存在842.15万元的差异,那么,这差异是否由票据背书转让等因素影响?但招股书并未披露相关数据。

如此,2020年,景创科技含税收入中842.15万元既未在现金流表中通过流入的现金体现,又未在资产负债表中通过新增债权的应收中体现,成了“无源之水”,存在虚增的嫌疑。

除了营收数据异常外,公司原材料数据也经不起推敲。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需要的原材料包括电子类、塑胶类、五金类等各类物料。

2019-2021年,公司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分别为20,772.20万元、32,702.76万元和39,175.44万元。

一般而言,材料等采购经过生产经营之后,完成产品销售确认的部分会被结

转于营业成本,刨去研发所耗其余的会留在存货当中。

数据显示,2021年,公司主营业务直接材料成本为34,162.31万元万元,占比为76.29%。同时,该年度研发费用中材料费为985.50万元

采购与耗用之差即为每年原材料新增之额。由上述采购和耗用(含营业成本 耗用和研发耗用)的数据可知,公司2021年采购与消耗之差为4,027.63万元,即公司当年新增原材料库存为4,027.63万元。

招股书显示,2021年,原材料库存金额为3,928.72万元,较2020年原材料库存的2,569.95万元,增加额仅1,358.77万元,较上述采购与耗用得出的增加额少了2,668.86万元。不过,公司在产品、半成品、库存商品及加工物资中均含有一定的原材料成本。

2021年年度,上述项目合计金额为8,272.63万元,较上年相同项目增加额为2,717.96万元,按该年度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76.29%进行测算,该部分增加的存货项目金额之中包含了2,073.53万元的材料成本。

综合该因素的影响,还存在595.33万元的原材料库存不知去向。而上述采购中仅按主要原材料来测算的,如包含其他的原材料采购额,则存在的差异更大,“失踪”的原材料库存则更多。


图源招股书

依赖境外大客户授权创收代工模式暗藏风险,业绩波动增收不增利最新利润下滑21%,游戏外设最新产量及销量齐下滑却逆势扩张

招股书披露,公司主要采ODM模式为微软、索尼、任天堂等知名游戏主机公司的授权企业如PDP、Bigben、HORI等生产游戏耳机、游戏控制器等产品。目前,公司虽然已经进入创新消费电子领域,但公司主要收入来源代工,依赖大客户。

报告期内,公司向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额合计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 别为92.72%、90.68%和83.54%。

需注意的是,上述前五客户均为境外客户。报告期内,公司外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86%、86.78%和79.19%;外销模式受地缘政治及贸易摩擦等因素的影响。

更大的困扰是,景创科技依赖大客户授权,一旦出现授权到期不能续期,其业绩影响较大。

2020年就是个例子。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Binatone为发行人第9、第4大客户,2020年收入为 9,574.25万元,2019年开始合作,主要销售婴儿监视器。2021年,公司与其将终止合作,原因为Binatone所获取的摩托罗拉授权于2021年即将到期且 Binatone报告期内拖欠货款的情况较多。截至2020年末公司对其的应收账款余额达2,489.04万元。

另外,2018、2019年,景创科技对前五大客户FUNIVERSE的收入分别为7,590.18万元、2,418.98万元,该客户2018年1月成立,2020年便“闪退”出前五大客户。

主要客户的快进快出,也导致了公司的大起大落。报告期内,景创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6,636.24万元、52,758.44万元和59,992.18万元;2021年的增速较2020年明显放缓。

盈利方面,景创科技还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窘境。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9,992.18 万元、7,261.22万元及6,664.13万元,同比分别上升13.71%、下降19.43%及下降16.38%。

2022年上半年,景创科技的继续呈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2022年1-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发行人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 27,855.78 万元、2,861.25 万元及2,155.67万元(2022年1-6月数据系经审阅数据),同比分别上升16.49%、下降10.47%及下降21.50%。

公司盈利能力从2020年以后出现了明显的下滑。数据显示,2019年、2020 年、2021年及2022年1-6月,发行人综合毛利率分别为 28.63%、30.48%、24.28%及17.77%。其中,2021年综合毛利率同比下降6.20个百分点,2022年1-6月综合毛利率同比下降 7.17个百分点。

即便如此,景创科技仍加大扩产,公司此次募资5亿元,其中,2.08亿元用于游戏外设及创新消费电子产品扩产项目。

需注意的是,2021年,公司的游戏外设产量为577.27万台,较2020年的673.00万台的产量,下降了95.27万台,下滑幅度14.22%;2021年其销量为579.00万台,较2020年的665.01万台的销量缩减了86.01万台,下降幅度12.93%。而创新消费电子产销率也由2019年的89.47%下降至2021年的81.30%。

同时,公司募资1.5亿元用于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而纵观公司三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1,682.12万元、2,368.54万元和2,862.07万元,三年投入的金额6,912.73万元,不足其募资规模的一半。公司投入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59%、4.49%和4.77%,不及同行平均水平,同期同行均值分别为5.36%、5.62%和6.11%。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 最新推荐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