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瀚新材分红13亿后又募资20亿,最大赢家是谁?
财经参考 王东升 欧阳雪 2022-09-07

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的湖北江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江瀚新材”迎来上会冲关时刻,公司将于9月8日接受审核。公司此次募资资金达20.59亿元,其中,募资“补血”6亿。

其实,江瀚新材或并不差钱,董监高中,除董事尹超年薪122万外,其他均超300万,实控人甘书官、甘俊父子2020年年薪更是分别高达687万元、589万元。而在上市前,公司进行了5次分红,累计金额达13.6亿元,超过了整个报告期的利润总和。

财务数据勾稽异常2020年超2亿元含税收入来历不明,原材料采耗存不匹配4千多万原材料库存不翼而飞

2018年-2021年1-9月(报告期),江瀚新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7,935.82万元、150,564.43万元、136,297.21万元和158,358.89万元,营收呈现波动。       

财经参考深入分析该公司招股书披露的相关财务数据,发现该公司2020年即便出现微幅下滑,若从财务勾稽角度分析,却仍存在虚增的嫌疑。
    从财务的角度来看,营业收入(含税)必然会在现金流量表和资产负债中体现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及应收(包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等经营债权的增加额与之匹配。
    数据显示,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收入为136,297.21万元,其中,外销收入为65,156.82万元。按照国外销售产品收入增值税为0,国内收入销项税税率为13%核算,2020年,公司的含税营业收入为145,545.46万元。

2020年,江瀚新材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98,627.27万元,而这还包含了当年的预收款项的增加额,2020年,公司预收款项余额(含合同负债)为1,211.89万元,较2019年余额的1,067.93万元,增加了143.96万元,因此,剔除预收款项的影响,该年度实际流入的现金为98,483.31万元。
    通过该年度含税收入与实际流入的现金勾稽,则2021年有47,062.15万元未付现的含税收入,是需要通过新增经营性债权,即应收增加额来体现的。
    然而,江瀚新材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的应收余额原值(含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及计提坏账准备)为23,952.97万元,较2020年期初应收原值(即2019年末余额原值)的23,783.01万元仅增加了169.96万元。

 两者对比,存在46,892.19万元的差异,那么,这较大的差异是否由票据背书转让等因素影响?招股书披露显示,2020年,公司终止确认的银行承兑汇票金额为26,238.66万元,均系背书转让,综合该因素的影响,还存在20,653.53万元的差异。

如此,2020年,江瀚新材含税收入中20,653.53万元既未在现金流表中通过流入的现金体现,又未在资产负债表中通过新增债权的应收中体现,成了“无源之水”,存在虚增的嫌疑。

除营收异常外,财经参考深入分析公司原材料数据间的勾稽关系,发现采购、耗用与库存并不匹配。
    招股书披露,公司日常经营活动中,所需的原材料为三氯氢硅、无水乙醇、优级氯丙烯、缩水甘油醚、甲基丙烯酸、甲醇、炭黑N330、低值易耗品、包装物和其他原材料。

2018-2021年1-9月,公司原材料采购的金额分别为83,972.53 万元,80,889.44万元、79,184.65万元和102,519.07万元。

一般而言,材料采购经过生产经营之后,完成产品销售确认的部分会被结转于营业成本,刨去研发所需外,会留在存货当中。
    同样以2020年为例,该年度上述原材料采购金额合计为79,184.65万元,该年度,公司主营业务所耗材体现直接材料成本为71,509.36万元,占比为79.59%。同时,该年度研发费用中材料投入3,019.75万元

采购与耗用(含研发)之差即为每年原材料新增之额。由上述采购和耗用的数据可知2020年,公司原材料新增金额为4,655.54万元,即2020年的原材料库存应较2019年增加4,655.54万元。

而招股书显示,2020年,原材料金额为2,125.01万元(含包装物、低值易耗品),较2019年原材料库存增加额为244.24万元,同时,公司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和加工物资中均含有一定的原材料成本。

2020年年度,上述项目合计金额为9,897.66万元,较上年相同项目增加额为153.73万元,按该年度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79.59%进行测算,该部分增加的存货项目金额之中包含了122.35万元的材料成本。

综合原材料和其他存货中所含材料成本,可得,2020年,新增原材料总额为366.59万元,较上述采购与耗用得出的原材料增加额少了4,288.95万元。

2020年,公司约4,300万的原材料不知所踪。那么,究竟原材料哪方面的数据存在披露不实,导致存在明显的差异?

多名股东简介“穿越时空”履职,未缴公积金披露存疑

除上述信披数据异常外,江瀚新材在披露股东简历时,多名股东或存在虚构。

招股书显示,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贺有华曾于1982年至1998年,在1982 年至1998年,在岑河原种场建筑公司担任项目经理,而天眼查显示,荆州市岑河原种场设立于2001年,较其首次履职时间晚了19年。

 

同样,招股书披露,公司董事陈太平1990年以来在荆州市隆华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担任书记、总经理以及董事,而工商资料显示,该企业设立于2004年,较其首次履职晚了14年。

 

招股书披露,监事贺旭峰2000年1月至2000年12月,在深圳科迈斯有限公司担任副经理,工商资料显示其设立于2018年,较开始履职时间晚了18年。

 

    招股书披露,股东员工谢江华曾于1990年7月至1992年7月在荆州市荆州区棉花公司担任员工,而国家工商资料显示该企业设立于1996年10月,即其整个履职期间,该公司还未成立。

其实,江瀚新材在披露未缴公积金情形时也存在疑问。报告期各期存在未缴纳社保和公积金情况,但招股书并未披露其未缴纳人数,仅披露了未缴纳金额,和2021年1-9月的缴纳人数。

不过,2021年1-9月未缴公积金数目或存在虚减披露。招股书显示,2021年1-9月,公司员工836人,缴纳公积金人数为792人,则未缴纳人数为44人。

 

同时披露显示,2021年1-9月,未缴纳公积金金额为3.46万元,则2021年前9个月每人未缴金额为786.36元,按照最低缴纳标准(工资5%)测算,该部分人员的前9个月工资为15,727.27元,则每个月工资为1,747.47元。而这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相当。如公司不是按照最低工资标准缴纳,则存在未缴纳公积金数目虚减。

亦政亦商的董事长甘书官在厂房扩建中与村民发生矛盾为寻求地方官员解决涉嫌行贿11.9万,曾发生盐酸泄露事故致人死亡,“甘氏父子”年薪超1200万,频频分红13.6亿元后又募资6亿补血,业绩波动上市圈钱疯狂计划斥资9.9亿元购买设备和软件

资料显示,江瀚新材设立于1998年7月,前身为全民所有制企业江汉精细化工厂,由湖北省江陵县岑河农场演变而来。1998年1月,精细化工厂除土地外的全部资产被121万元(低于净资产142万元)出让给甘书官、贺有华29名自然人,其中:首期买断款82.58万元,由29名股东以现金支付;剩余38.42 万元,由上述人员组件的荆州市精细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最初名称,简称江汉有限)向西湖管理区支付,股东后以盈余公积调账的方式完成还款。

彼时,董事长甘书官还是国家公务人员,1996年1月被吸收录用为国家干部,至直2017年退休,甘书官亦政亦商。

 

同时还有周波、苗玲、马继元、肖泽四名公务员身份股东,其在当地税务局、审计局及公安局任职,此外,股东张兴武、任时举为事业编人员,均在荆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岑河农场。

     财经参考发现,身处政商两栖的甘书官在经营江瀚新材的过程中,还铤而走险,涉嫌行贿。

 根据《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6)鄂 08刑初5号), 2009年至2011年,邹某利用其担任中共沙市区委副书记、沙市区人民政府区长等职务上的便利,接受荆州市江汉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甘某的请托,要求时任沙市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锣场镇党委书记王某协调解决江汉公司在扩建厂房过程中与锣场镇渔湖村村民发生矛盾的问题,并同意沙市区财政局向江汉公司拨付财政扶持资金100万元。

2009年至2011年,邹某在其办公室及家中等地先后4次共计收受甘某给予的人民币11.9万元。

招股书对此表示,该案件发生于报告期前,且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追究刑事责任,不会影响甘书官的任职和形成上市阻碍。

除了在经营过程中的涉嫌违规行贿外,将瀚新材还发生过1起死亡的安全事故。2013年3月,江瀚新材发生一起盐酸泄露,一名员工在事故中身亡,而在后续的检查中,一线职工的操作陋习仍然存在。当天的检查中,专家们就发现与此相关的多处安全隐患,如:甲类厂房内部分电器不防爆;反应釜上搁置大量手套、抹布等杂物;部分管道未静电跨接等。

同时,公司在“两化”系统中登记隐患较少,无法让主管部门第一时间了解企业安全生产情况。甘书官却表示,登记隐患少,“是怕登(记)多了不好看”。由于产品主要销往海外,担心客户因此引起误解。

由集体制企业改造而来的江瀚新材,甘书官、甘俊父子无疑是最大受益者,两人合计持股20.75%,为共同的实际控制人,同时,甘书官为公司董事长,甘俊担任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财经参考注意到,在上市前,江瀚新材频频分红,累计金额达13.63亿元。招股书披露,2018年4月、2019年3月、2020年5月、2020年11月和2021年4月,公司共进行了5次股利派发,金额分别为14,000.00万元、20,930.00万元、39,941.18万元、60,117.65万元和1,400.00万元,合计金额为136,388.83万元,而报告期内三年9个月的净利润之和为131,345.05万元。

甘氏父子除了能获得约2.83亿的分红外,还每年享受巨额高薪。财经参考注意到,招股书未披露员工的薪资水平,但高管们中9人年薪超过300万,董事长甘书官、总经理甘俊更是年薪分别达686.77万元、589.43万元。

高管们虽拿着较高的年薪,但其经营业绩却并不理想,2018-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7,935.82万元、150,564.43万元、136,297.21万元,出现了先升后降,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2,763.59万元、32,057.18万元和31,008.07万元,两次同比下滑。不过,2021年的业绩出现了好转,仅前9个月营收和利润均超过了报告期内其他全年的业绩。

招股书显示,江瀚新材此次上市募资20.59亿元,超过了整个公司的资产总额,也超过了营收规模,截至2021年9月末,公司的资产总额为14.1亿元,公司总收入为15.78亿元。

此次募资中,用于功能性硅烷偶联剂及中间体建设项目、年产2000吨高纯石英砂产业化建设项目、年产6万吨三氯氢硅项目、年产2000吨气凝胶复合材料产业化建设项目、科研中心与办公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财经参考注意到,前五个项目中,较大费用均用于购置设备及软件,金额分别为42,397.15万元、22,621.40万元、17,750.00万元、11,327.89万元和4,946.71万元,合计金额为99,043.15万元。那么,是否真的需要如此高额的费用呢?

招股书显示,公司的固定资产原值仅有39,221.01万元,设备价值为29,767.05万元,不及上述计划购置设备费用的1/3。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