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特股份IPO“二进宫”,上市前瓜分了9千万利润
财经参考 王东升 欧阳雪 2022-11-30

南京肯特复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肯特股份”)首发申请将12月1日上会。公司此次募集资金3.52亿元,主要用于“密封件与结构件等零部件扩产等5个项目”

早在2017年,肯特股份就申报了创业板IPO上市,彼时,或由于体量较小且净利润连续两年下滑,无奈撤回。如今其卷土重来,业绩增厚不少,但仍面临不少问题困扰。

注册公司时实物出资未经评估,股权分散68岁实控人发行后持股低于25%,多名高管来自南京玻纤,曾申报创业板因业绩下滑撤回,收购国有资产催肥业绩交易方母公司为“老赖”

招股书显示,公司成立于2001年5月,由杨文光、潘国光10名自然人共同投资58.00万元设立,除余清怡货币出资3.90万元,其余均是以实物折合54.10万元出资。

  

然而,公司设立时,上述实物出资并未经过评估。而是在14年后的2014年进行了补充评估,根据补充评估报告,肯特有限设立时股东投入的12台机器设备(主要包括 X6325铣床2台,C630-车床1台,CK6136数控车床2台,C6136D 车床3台,315T液压机1台,100T液压机 2台,微电脑程控烧结炉1台)评估价值为56.17万元。那么,这使用了14年的机器是如何评估出来的呢?

10名创始股东中,李玉山、杨纳梅2007年便选择退出,以1元/注资资本平价转让了所有股份。而其他股东在历次的股转中进行了减持。

财经参考注意到,公司的股权较为分散,截至上会前,公司的股东47名,其中,自然人股东42名。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杨文光,但其持股比例较低,其直接持股31.70%,间接通过南京三富持股0.94%,发行后,直接间接持股比例仅23.84%。

不过,杨文光与公司股东胡亚民、张荫谷、潘国光、曹建国、杨烨、孙克原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杨文光及其一致行动人直接或间接合计控制公司 71.77%的股份表决权。

同时,现年68岁的杨文光董事长、总经理一肩挑。但其并未将其女儿杨烨及女媳孙克原共同纳入共同控制人。招股书显示,杨烨为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孙克原为核心技术人员,双方均为公司股东。

在共同创办肯特股份前,杨文光曾在南京玻璃纤维研究设计院(简称“南京玻纤”履职28年,先后任南京玻纤三所助理工程师、工程师,五所高级工程师、副所长、所长。

同时,2007年引进的现公司第二股东胡亚民也曾在南京玻纤三所履职16年,司职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副所长、所长,目前胡亚民为公司董事。同时,公司监事会主席张荫谷、副总经理何富祥均来自于南京玻纤,而独立董事陈尚现任南京玻璃纤维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而公司董事潘国光等多名人员投资企业与玻璃纤维制品有关。

监管层要求公司说明核心技术和相关专利是否来自相关人员此前在原单位任职时的职务发明时,问询函对此予以了否认。

资料显示,肯特股份曾2017年9月申请了创业板IPO上市,但在2018年2月经过一次审查反馈后撤回材料,公司称主要系当时业绩规模较小。但财经参考发现,上次申报IPO时,报告期业绩持续下滑,出现了增收降低的窘境。

 

此次卷土重来,公司业绩虽整体增长,但也出现了波动。不过,体量较此前增加不少。2021年,公司实现收入3.16亿元,净利润为5,332.58万元。

肯特股份的壮大,离不开其一桩资产并购。2019年11月,公司与天津市天塑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天塑科技”)成立合资公司天津氟膜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天津氟膜)。其中,公司认缴出资3,960.00万元,持股88.00%,天塑科技认缴出资540.00万元,持股12.00%。

不久,肯特股份开始利用天津氟膜收购天塑科技全资子公司天塑滨海资产。2020年2月,以942.48万元收购了天塑滨海拥有的机械设备(175台套)、汽车(3 辆)、 电子设备(一批)等资产;以235.09万元收购了其拥有的12项氟塑料膜相关的专利权,共计1,177.57万元。不过,公司披露了交易金额为1,502.73万元,除上述设备、专利外还有存货,但存货具体的价值我们不得不知而知,招股书及问询函未详细披露。

有意思的是,在其合资公司收购了全资子公司部分资产后,天塑科技便匆匆退出天津氟膜,2020年6月,天津氟膜采用减资的方式促成天塑科技退出。问询函称天塑科技在减资前,实缴资本200万。2020年8月,天津氟膜向天塑科技支付了减资款200.00万元。不过,工商资料中天津氟膜年报显示,天塑科技实缴资本为100万元,且实际缴纳的时间为2020年12月。

         

          

2021年,公司四氟膜收入达5,017.11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16.21%,该年度天津氟膜实现的净利润为757.57万元,占整个净利润的比重为14.74%。为整个公司业绩增加不少。

除了曾与天塑科技合资设立企业,购买其子公司资产外,公司还从其采购PTFE等氟塑原料。招股书显示,天塑科技为公司2020年第五原材料供应商,采购金额为301.63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天塑科技系天津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控制的公司,主管部门天津渤海轻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但天塑科技出现了经营危机,多次失信。

天眼查显示,天塑科技涉及诉讼纠纷117起,被法院执行48次,执行金额达8,983.97万元,2020年7月起,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达15次,2020年6月起,被列入限制消费单位达45次。

那么,天塑滨海资产是否存在被天塑科技贱卖给天津氟膜?天塑科技退出天津氟膜是否与其经营危机有关?

社保公积金缴纳数据存疑,工资薪酬除管理人员外低于同行,涉多起劳务纠纷被告,业绩波动多种产品产销率下滑,募资总额超营收规模频频分红9千万后又募资4千万“补血”

财经参考发现,肯特股份存在给员工漏缴社保和公积金情形。报告期内,肯特股份的员工总人数分别为342人,397人、409人和421人,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315人、376人、390人和400人。

         

 但其工商资料中披露的年报显示,2019、2020年和2021年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312人、306人和311人,较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分别少了3人、70人和79人。

         

同时,公司存在公积金漏缴情形,2019-2022年1-6月,漏缴缴纳公积金人数分别为24人、36人、47人和21人,漏缴人员逐年增加,补缴金额为0、5.71万元、12.33万元和4.35万元。

         

     为何2019年在24人漏缴的情形下补缴金额为0?同时如根据工资来测算,上述补缴金额或存在虚减披露。以2020年为例,公司员工工资平均为10.46万元,最低工资类型的生产人员的工资平均为8.05万元,就按照最低类型工作人员最低缴纳比例(工资5%)来算,该年度36人补缴的金额(8.05万元*0.05*36人)为14.49万元,实际披露的补缴金额较其少了8.78万元。同样,根据2021年最低工资类型的生产人员年平均工资9.66万元来核算,2021年需补缴的金额为22.7万元,实际披露的较其少了10.37万元。

财经参考注意到,公司的人员工资中,除管理人员的年度工资高于同行外,销售人员、研发人员的年度工资均低于同行。

2019-2021年,公司销售人员的平均工资分别为14.41万元、12.75万元和12.43万元,逐年下降;低于同期同行均值分别为19.28万元、18.69万元和21.39万元,稳中有升。

2019-2021年,公司管理人员平均工资分别为 20.13 万元、18.37万元和 18.57万元,高于同期同行业均值的16.62万元、16.95万元和17.07万元。

2019-2021年,公司研发人员的平均工资分别为12.25 万元、11.47万元和14.28万元,低于同行均值的14.31万元、13.15万元和15.49万元。

而对于生产人员和整体员工工资,公司并未与同行进行对比。

报告期内,公司还存在多起员工讨薪的劳务纠纷。2021年11月、2012年12月,公司分别被李云飞、张奎和张健因劳动争议、追索劳动报酬,经济补偿金纠纷告上法庭。对此招股书并未披露。

那么,肯特股份是否存在漏缴、虚假披露社保和公积情形及刻意压低员工薪酬来增厚业绩呢?

2019-2021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543.25万元、24,511.03万元和31,670.18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551.19万元、4,262.42万元和5,332.58万元,2020年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出现“双降”。

2021年虽业绩增长,但其多种产品产销率呈现下滑。公司产品业务收入占比过半的密封件及组配件产销率由2020年的93.41%下降至2021年的82.60%;同时,绝缘件及组配件、功能结构件和耐腐蚀管件产销率而出现下降。收入占比合计20%的造粒料和四氟膜产品产销率有所上升。

          

招股书显示,公司此次募集资金3.52亿元,较目前总收入金额翻了一倍。整个募资总额中,4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而在募资补流前,公司于2019年4月、2020年5月、2021年4月和2021年12月分别进行了4次分红,金额分别为2,400.00万元、1,892.70万元、2,403.73万元和2,460.51万元,合计达9,156.24万元。

营收数据财务勾稽关系异常2021年9,700万元含税收入无数据支撑,原材料采耗存不匹配2021年1,200多万原材料库存不翼而飞

招股书披露,2019-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4,543.25万元、24,511.03万元和31,670.18万元收入出现波动但这数据或仍不靠谱。

依据一般财务勾稽原理,与这个规模含税收入相匹配的必然有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新增相同规模的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体现。

增长明显的2021年为例,公司不含税营业收入为31,670.18万元,其中,外销收入为3,982.62万元,根据该年度外销收入增值税为0,内销销售产品适用的13%增值税税率核算,公司该年度的含税收入约为35,269.56万元。

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23,267.32万元,同时,2021年末的预收款项(合同负债)121.66万元,较2020年末的72.99万增加48.67万元,综合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21年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金额为23,218.65万元。

与含税收入勾稽,则有12,050.91万元的含税收入因未收到现金流入从而形成了新增债权。

公司资产表显示,2021年的应收票据为1,517.73万元、应收账款为7,958.20万元,应收款项融资为334.81万元,坏账准备为463.87万元,合计金额10,274.61万元,较2020年相同科目增加的金额为1,022.04万元;较上述勾稽得出数据少11,028.87万元。

那么,公司存在较大差异是否由于票据背书等影响引起的呢?招股书显示,2021年,公司背书应收票据金额为1,328.21万元,综合该因素的影响,还存在9,700.66万元差异。

2020年,公司9,700多万含税营业收入成了“无源之水”既未收到现金又未形成新的债权,涉嫌虚增。

除营收异常外,财经参考深入分析公司原材料数据间的勾稽关系,发现采购、耗用与库存并不匹配。
    招股书披露,公司日常经营活动中,主要原材料为 PTFE 等氟塑原料、PEEK 类塑料、PA 类塑料、铜类、钢类、橡胶类等。

2019-2021年,公司对前五原材料供应商的采购额分别为5,090.30万元、7,127.90万元和9,757.26万元,占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7.19%、56.27%和50.51%%。由此可得,公司原材料采购总额分别为10,786.82万元、12,667.32万元和19,317.48万元。

一般而言,材料采购经过生产经营之后,完成产品销售确认的部分会被结转于营业成本,刨去研发所需外,会留在存货当中。
    同样以2021年为例,该年度上述原材料采购金额合计为19,317.48万元,该年度,公司主营业务所耗材体现直接材料成本为14,231.52万元,占比为70.74%。同时,该年度研发费用中材料投入319.42万元

采购与耗用(含研发)之差即为每年原材料新增之额。由上述采购和耗用的数据可知2021年,公司原材料新增金额为4,766.54万元,即2021年的原材料库存应较2020年增加4,766.54万元。

招股书显示,2021年,原材料金额为2,558.4万元(含周转材料),较2020年原材料库存增加额为559.98万元,同时,公司在产品、半成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和加工物资中均含有一定的原材料成本。

  

2021年年度,上述项目合计金额为8,364.38万元,较上年相同项目增加额为4,153.4万元,按该年度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70.74%进行测算,该部分增加的存货项目金额之中包含了2,938.12万元的材料成本。

综合原材料和其他存货中所含材料成本,可得,2020年,新增原材料总额为3,498.09万元,较上述采购与耗用得出的原材料增加额少了1,268.44万元。

2021年,公司约1,200多万的原材料不知所踪。那么,究竟原材料哪方面的数据存在披露不实,导致存在明显的差异?

(上述资料图来源问询函、招股书、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和天眼查)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