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斯美盈利能力不断下滑,多次上环保“黑榜”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19-09-10 69
        9月5日,农药二甲戊灵的生产商绍兴贝斯美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贝斯美”)IPO闯关成功,公司拟募资5.06亿用于主营业务的技改项目。
        与同行相比,贝斯美整体规模较小,品种较为单一。截至2018年末,公司资产总额6.76亿元、营业规模为4.65亿元,处于行业末端水平。公司主要依靠二甲戊灵原药、制剂的销售收入,约七成收入来源于此,且比例不断加重。
        近年来,贝斯美营业收入虽稳步增长,但盈利能力自2017年起,逐渐下滑,甚至在2019年上半年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窘态。作为环保型农药生产商,贝斯美却将环保理念抛在脑后,多次因环保违规被罚。
资金一度紧绷,不惜签订对赌协议寻“金主”
        近年来,贝斯美的负债水平得到了大幅改善。报告期内(2015-2018年6月),公司的负债率分别为:52.9%、34.86%、6.8%和9.89%,逐年显著下将。而同行负债率均值为30.61%、19.53%、17.21%和23.18%。
        公司称,负债率下降主要由于2015年向包商银行申请了7000万元贷款和2017的2.16亿股权融资所致。
       从财务数据来看,贝斯美的资金一度出现紧绷,公司的现金流明显低于净利润水平。报告期内,公司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7,396.84万元、3,100.96万元、-3,282.67万元和4,417.28万元。
        财经参考注意到,在2015年负债率较高、现金流告急的情形下,公司四处寻找“金主”,甚至不惜签订对赌协议。
        2015年4月,公司引进苏州东方汇富,吸收其投资资金1500万元;2016年2月,引进杭州如宏3111.11万元,2016年3月,引进上海焦点、宁波广意,其分别出资1550万元、1500万元。同时,贝斯美与上述投资方签订了有关业绩承诺和上市要求的对赌协议。
        根据协议要求,公司2015年至2017年经审计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500万元、5500万元和1亿元,如任何年度出现利润保证指标不达标,绍兴贝斯美的控股股东和实控人需要进行现金补偿。上述投资人还要求,绍兴贝斯美需要或在2018年年底前,或在增资三年内实现A股上市。
        2017年2月14日,公司控股股东宁波贝斯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与嘉兴保 航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嘉兴保航)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双方以协议转让方式按照12.16 元/股的价格,贝斯美投资向嘉兴保航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公司 15.62%股份。
       同时,嘉兴保航就业绩、上市时间等内容与控股股东贝斯美投资、实际控制人陈峰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约定对赌安排。
       无论是业绩承诺还是上市要求,公司均未如期完成。但为了上市,公司称上述对赌协议已解约,2017年10月13日,前述各方已签署《合同终止协议》。至于,以何种方式终止的?贝斯美并未在招股书中给予披露。
营收增速存蹊跷,净利润增速快速回落
        近年来,公司营业收入稳步增长,但多项数据存在质疑。
        从应收来看,贝斯美的应收与营收出现了不匹配。2016-2019年1-6月,公司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分别为7,053.32万元、1.78亿元、1.24亿元和1.77亿元。公司2018年收入增长的情形下应收却出现下降,而2019年上半年却又陡然增加。
        财经参考发现,贝斯美对应收的坏账计提偏保守,大幅低于同行。2至3年的账龄,同行大多计提50%,而公司仅计提了30%,3至4年、4至5年的账龄,同行大多计提了100%,公司却分别计提了50%、80%。
        从客户数据来看,公司的披露的数据与客户披露的数据存在“冲突”。
       招股书显示,浙江新农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为公司2017年第一客户,公司对其销售收入为3,474.23万元,但据新农化工2018年披露的上市招股书显示,贝斯美为其2017年第二大供应商,新农化工当年对贝斯美的采购额为3,391.70万元,贝斯美披露的销售数据比新农化工披露的采购数据多处82.53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存在对关联方既采购又销售的情形,且在上会期间遭到了发审委的问询。
        招股书显示,2015年公司对宁波贝斯美化工进出口有限公司(公司董事、总经理钟锡君持有50.27%股权,公司董事单洪亮持有 43.86%股权,郭连洪持有 5.86%股权)采购产品达4,583.44万元,占整个采购额的比例24.49%,同年,公司向其销售产品1,381.34万元,占当年营收比例为5%。同时,宁波贝斯美还代为公司缴纳社保46.3万元。
        此外,日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也同时既为客户又为供应商。2015年公司对其采购额为2,000.96万元、占比10.69%,2016年继续加大对其采购,当年采购额为4,053.15万元,占比21.28%。2015年,公司对其销售额为1,377.76万元,占比4.98%。
        但上述即是客户又是供应商的两家企业在2017年、2018年却神秘消失在公司的购销名单中。
        针对以上问题,财经参考曾致电贝斯美,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之后,将所述问题发送至公司邮箱,公司也未就相关问题进行回复。
        报告期内,公司2016年、2017年业绩增长较为明显。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3,801.17万元、43,417.65万元,同比增长22.05%、28.45%。同期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分别为3,691.04万元、7,317.14万元,同比增长49.51%、98.24%。
       但良好的势头在2018年出现了变化。据公司年报和半年报显示, 2018年、2019年1-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6,522.18万元、28,901.77万元、同比增长7.15%、16.95%,同期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7,795.2万元、3,911.58万元,同比增长6.53%、-10.99%。
        自2017年起,公司的毛利率不断下滑。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的毛利率为34.36%,较2017年下滑了约2个点,2019 年上半年公司毛利率为29.67%,在2018 年度下降了2%的基础上再次下降4.69%。
控股股东迅速剥离事故企业,税务、安全、环保均出现违规
        2017年2月,铜陵恒兴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发生爆炸事故。资料显示,铜陵恒兴化工的控股股东为宁波千衍(持股90%)而宁波千衍为公司控股股东贝斯美投资报告期内曾经控制的企业。
        2017年3月,在孙公司出事后一个月,贝斯美投资将其所持宁波千衍全部股权转让给赵坚强和王德勇。此后,宁波千衍及恒兴化工等4家子公司、孙公司不再受贝斯美投资控制。
        财经参考还注意到,公司董事、总经理钟锡君还曾于2011年3月-2014年11月担任铜陵恒兴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从时间来看,此时正处于公司筹备上市阶段,贝斯美投资火速撤离事故子、孙公司,显然是为公司上市考量。
        除上述事件外,贝斯美也因税务、安全生产和环保违规被罚。
        2015年5月20日,淮安市涟水地方税务局下达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涟地税稽罚告[2015]15号),江苏永安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由于政策原因造成计算错误,致使少申报缴纳土地使用税、印花税、少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被处以19,350.76元罚款。
        2016年11月7日,绍兴市上虞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虞安监管罚字[2016]第23号),经检查,公司没有将排查到的真空旁通阀未关闭的安全隐患进行记录,也未将隐患情况存在的危害性及时的告 知操作人员,罚款人民币30,000元。
环保方面,更是多次违规被处罚。2015年1月,绍兴贝斯美因综合废气处理设施出口臭气浓度超标,被绍兴市上虞区环保局罚款12500元。
        2015年6月9日,涟水县环境保护局向江苏永安出具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涟环行罚决字[2015]10号),由于江苏永安排入涟水县金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污水收集管网的废水COD浓度为936mg/L,超过规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排放标准为:COD浓度≤500mg/L),责令限制生产一个月,罚款人民币6,860.50 元。
       2016年4月,公司因未达到《恶臭污染物排放标准》(GB14554-93新扩改建二级标准,绍兴贝斯美被绍兴市上虞区环保局罚款64000元,仅在3个月后,因为同样的问题,公司再度被罚款40000元。
        另外,公司的前十客户中,济南天邦化工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因挥发性有机物废气存在无组织排放,车间内刺激性气味较大被当地环保局处予50000万元罚款,并责令改正,2017年11月还因生产劣质农药被当地农业局处罚没收违法所得和罚款共计1.5万元。
       山东乐邦化学品有限公司2017年7月因涉嫌未制定危险废物意外事故防范措施和应急预案被当地环保局限期改正,并处罚款10000元。同月,还因生产不合格农药产品被当地市场监管局处罚罚金12249.60元。
        同样,公司的上游供应商绍兴上虞杭协热电有限公司2016年8月因其盐酸槽罐车盐酸卸料速度过快,部分酸雾未经一级水喷淋处理设施处理,直接从槽罐卸料口溢出,污染周边大气环境,被绍兴市上虞区环境保护局罚款10万元。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