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熙生物豪掷10亿分红,研发占比不足5%控股子公司大幅亏损
王东升 谢婉莹 2019-10-24 5377

“故宫口红颜色好,国产品牌华熙造”,随着故宫口红的“一炮走红”,华熙物也赚取了不少流量。不过,华熙生物并非美妆生产商,而是一家以透明质酸微生物发酵生产技术为核心的企业。简言之,就是医美界负有盛名的玻尿酸生产商。

  10月24日,华熙生物正在进行新股申购,此次在科创板上市的华熙生物,拟募资32.74亿元加码主营业务。实际上,华熙生物对资本市场并不陌生。

  2008年10月,华熙生物原控股股东开曼华熙在香港联交所主板实现IPO 上市,2017年6月,公司实控人赵燕全资持股的香港公司Grand Full提议开曼华熙在香港退市,以中信银行(国际)授信贷款的31.29亿港元收购所有股权完成私有化,2017年11月,开曼华熙完成退市,终结了首次在境外的资本之旅。  

  不久,实控人及控股股东开始了备战A股IPO的运作。2018年4 月,公司注册资本由8,880万元增加至38,880万元,新增注册资本全部由赵燕100%直接和间接持股的华熙昕宇出资认缴。增资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由境外的香港勤信变更为境内华熙昕宇,实现了实际控制人直接通过境内主体对公司的控制。

之后,香港勤信又逐渐转让公司股份。2019年3月,香港勤信经过多次股权转让,将其持有的所有公司股权转让予各境内外投资者、控股股东控制的其他企业的员工持股平台、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等,完成了红筹架构的拆除。

国资福瑞达集团IPO前夕退场无缘财富盛宴,实控人之子等关联方突击进场

财经参考发现,华熙生物流淌着国资的血统。招股书显示,公司前身为山东福瑞达,成立于2000年1月3日,由正大福瑞达、美国福瑞达、生化公司和正达科技4家公司各出资75万元,均持股比例为25%,当时公司性质为中外合资。

据了解,生化公司为国有企业福瑞达集团的前身,由山东省药学科学院系100%持股。

在公司的早期经营阶段,福瑞达集团均参与了增资。招股书显示,2003年 4 月、2005年11月和2007年12月三次同比例增资后,福瑞达集团持有的股数相应同比例增至125万股、200万股和500万股。

但在随后的增资扩股中,福瑞达集团并未参与,其股权比例逐步被稀释。2017年12月,就在开曼华熙退出香港资本市场后一个月,福瑞达集团以人民币1.18亿元的价格将其持有华熙生物5.63%的股份全部转让给香港勤信。

原本计划20年的合作期,福瑞达集团却未分享到公司的上市盛宴却提前出场。山东福瑞达作为国有出资的相关企业,在历次增资和股权变动中,福瑞达集团却多次放弃优先购买权和增资认购权,并将股权全数转让。是否履行了国资管理的相关程序?受到了上交所的关注。华熙生物对此表示,称国资监管程序完备,未造成国资流失。

同时,华熙生物表示,福瑞达集团清仓退出时转让价格公允,福瑞达集团只享有固定的投资回报,与常规的享受可变回报、并承担收益变动风险的股权价值存在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设立时,福瑞达集团陆续委派郭学平、王春喜、刘爱华、胡怀红、郭风仙公司处工作,但仍保留山东省药学科学院事业编制。福瑞达集团退出后,相关人员仍在公司任职,而郭学平还是公司的副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首席科学家,刘爱华2018年7月退休后,仍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和核心技术人员。

福瑞达集团退出后不久,2018年5月,华熙生物启动了增资。赢瑞物源、天津润美、天津华绣、天津熙美、天津润熙、百信利达、天津玉熙等多方机构参与增资进场。2018年12月、2019年1月,香港勤信将所持有的股权进行了转让,控股股东华熙昕宇也进行了部分股权转让,受让方天津文徽、国寿成达、艾睿思医疗等13家机构。

财经参考注意到,上述参与公司增资及股权转让的受让方多为公司关联方。其中,百信利达为王雨梦100%持股公司,王雨梦系公司实际控制人赵燕之子。天津润美、天津华绣、天津熙美、天津润熙均为实际控制人赵燕控制的其他企业员工持股平台。新希望医疗与苏州厚齐具有关联关系;华杰医疗、艾睿思医疗、West Supreme具有关联关系;丰川弘博与 FC Venus 具有关联关系;信石神农与SinoRock Star具有关联关系。

招股书显示,首批参与增资及受让股权的包括实控人之子的关联方的进场价格为18.13元/每元注册资本,而后期外部投资者的受让股份价格为34.85元/每元注册资本。

资料显示,华熙生物此次公开发行4956万股,募集资金32.74亿元,发行价为47.79/股,百信利达等关联方投资一年半,便获利1.6倍多,而国寿成达投资不到一年,便获利37.13%,加上后期的涨幅,上述突击入股的投资者将赚的盆满钵满。

另外,财经参考注意到,华熙生物还在公司A股IPO前夕进行了大额分红。、2018年3月,公司股东作出决定,对股东香港勤信分配现金股利98,000.00万元。2018年5月,山东海御股东作出决定,对股东香港勤信分配现金股利 2,800.00万元,两次合计10.8亿元。

无论是上市后的财富溢价还是上市前的巨额分红,与投资华熙生物近18年国资福瑞达集团均不沾边。

对此,公司在邮件中回复称,对于2018 年上半年公司分配现金股利 10.08 亿元,系公司增资、分红及拆除红筹架构一揽子方案安排,具有明确的商业目的,不属于常规的年度分红计划,与公司常规的年度分红政策及分红目的存在背景差异。

华熙生物称,2018年分红的资金来源,最终来自控股股东华熙昕宇、赢瑞物源等8家股东于2018年5月及之前的增资款合计10.55亿元,实际上,随着公司在科创板的上市,上述投资者纷纷减持后,最后还是二级市场的“韭菜”买单。

研发费用不及销售费用的1/4,14家控股公司仅1家盈利

作为一家即将登陆科创板的生物医疗类的公司,华熙生物的研发费用占比却不足5%。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2016-2019年3月),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396.30万元、2,571.85万元、5,286.59万元和1,561.23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7%、3.14%、4.19%和4.39%。

华熙生物回复称,“在生物科技领域,华熙生物经过20来年前期研发投入,已经进入成熟阶段,技术工艺领先,获得众多重要技术奖项。在技术成熟阶段,已不能完全只看其研发投入占比,而忽视其研发成果。”显然,公司沉浸在过去的研发成果中。

对比即将登陆科创板的同行昊海生物,华熙生物研发费用及占比均与之存在显著差异。2016年-2019年上半年,昊海生科研发费用投入分别为0.47亿元、0.76亿元、0.95亿元、0.51亿元,分别占当期营收比例的5.49%、5.61%、6.12%及6.53%。

据不完全统计,前25家科创板企业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平均占比为11.31%。华熙生物研发占比不足其一半。

与此相对应的是,华熙生物投入到销售营销上的费用却相当大方。报告期内,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07亿元、1.26亿元、2.84亿元和0.87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4.6%、15.34%、22.46%和24.45%,逐年攀升。尤其是2018年、2019年1-3月显著增长。

华熙生物表示,2018年销售费用较2017年度增幅较高,主要原因在于公司不断加强营销团队建设,加上为打造全新的企业形象、树立更高的品牌知名度、触及更多终端消费者,华熙生物以央视广告等宣传方式加强品牌推广,相应广告宣传费用提高4417.76万元。

报告期内,华熙生物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77.22%、75.40%、79.94%和 77.51%,虽存在微幅波动,但却一直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玻尿酸行业毛利率如此之高,被指与医美行业发展速度迅猛有关。

当前,玻尿酸所属的医美行业的市场规模,正滚雪球般迅速壮大,急剧膨胀。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到2030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成为全球第一大医美市场。

另外,玻尿酸毛利率较高由于其较低的成本所致,据相关媒体根据招股书提供的数据测算,平均每支玻尿酸产品的出厂价大约在103.67元,而生产的成本仅有10元左右。

不过,华熙生物的净利率并不高,公司净利润只有主营业务收入的30%左右。2016-2019年3月,公司的净利润率分别为36.75%、27.17%、33.56%和30.09%,整体呈现下滑态势。

华熙生物为了拓展业务,在境内外成立了山东海御、北京海御、华熙美国和香港捷耀等控股子公司和联合公司共计14家下属公司,但据招股书披露的14家财务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3月,仅有山东海御1家盈利,而2018年,处于盈利的仅有山东海御、香港捷耀2家。其他均处于亏损状态,其中,亏损较大的为北京海御、香港钜朗,上述2家子公司2018年、2019年1-3月的净利润分别为:-755.67万元、-99.97万元;-709.09万元、-142.07万元。

在上述亏损的子公司中,法国子公司Revitacare引起了财经参考的注意,该公司于2017年1月被开曼华熙收购了全部股权,2018年9月,公司通过全资子公司香港钜朗、Gentix S.A.收购Revitacare100%股权,构成同一控制下的合并。

上述收购形成了较大的商誉,2017 -2019年3月末,公司商誉账面价值分别为7,257.01万元、7,298.86万元、7,032.29万元,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3.85%、3.52%、3.35%。而收购后的Revitacare面临持续亏损,2017年、2018年、2019年1-3月的净利润分别为:-149.40万元、-180.22万元、-30.25万元。

但华熙生物对此却表示,“Revitacare薪酬奖励占据了一定的费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3月Revitacare剔除薪酬奖励后的净利润为213.10万欧元、343.54万欧元和249.99万欧元,Revitacare 盈利情况良好且持续增长。”

除上述子公司大面积亏损外,公司的控股股东华熙昕宇业绩也存在波动。据公司称,华熙昕宇是一家投资公司,其盈利状况与其投资的公司二级市场的股票价格相关。2018年,华熙昕宇亏损约1.21亿元,但受益于今年第一季度A股市场出现了“小阳春”,华熙昕宇2019年3月末,盈利1.84亿元。但是,如果股票市场持续萎靡的话,华熙昕宇面临亏损的风险。

财经参考注意到,公司实控人赵燕还通过华熙昕宇对外投资了上十家公司,第一创业证券也位列其中,资料显示,华熙昕宇以持股15.41%成为第一创业证券的第一大股东,但由于赵燕于2017年取得香港居民身份后,其作为外资身份持股第一创业证券受到了《深圳监管局关于要求规范整改的监管函》。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