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银行逾20%股权被质押,原董秘、第一股东原董事长均受贿
财经参考 王东升 刀雪 2019-10-29 6301

原定于10月24日进行A股新股申购的浙商银行,由于发行价格市盈率高于行业平均值被延长迟至11月14日,此次发行上市后,浙商银行将成为继渝农商行后之后,“A+H”股银行军团中第13名成员。

受益于浙江及长三角地区的经济增长和区位优势,浙商银行近年来发展较快, 截至2019年6月,该行总资产达1.74万亿元,较5年时间前增长了2.9倍,而同期全国股份制银行总资产规模增幅仅为91%。

在规模快速膨胀的同时,浙商银行也频频踩雷,深陷乐视网、辉山乳业、宝能、中城建、盾安控股等公司的债权危机。

由于股东聚集了一大批浙江本地知名企业,公司的业绩便有了这些关联方的“帮衬”。报告期三年一期,浙商银行为关联方贷款及垫款资金达61.99亿元,吸收关联方存款达380.62亿元,通过关联方投资额达:436.03亿元。

关联方除了能给该行增厚业绩外,也带了不少麻烦。截至2019年6月,浙商银行14家内资法人股东持有的公司股权被质押,该等质押股份总数约为44.37亿股,占该行股份总数为23.7%。

H股股价长期跌破净资产  曾创全天零成交记录

公开资料显示,浙商银行前身为浙江商业银行,成立于1993年。2004年8月,正式更名设立,总部由宁波迁址杭州。但设立时并未进行资产评估,直至发行H股上市时才对全部权益价值进行了评估。

一出生便含着“金钥匙”的浙商银行,依托优质的企业股东背书,一路狂奔,仅10余年,资产规模便突破万亿行列。2019年6月,资产规模再增70%,达1.74亿元,全国设立了250家分支机构,业务遍布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经济圈等发达地区和中西部较为发达成渝城市地区。

快速扩张的浙商银行,急需通过资本市场补血,来充盈公司的资本。2016年3月30日,浙商银行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本欲借道港交所接轨国际资本,驶入更快车道。

但令人唏嘘的是,势头正猛的浙商银行在香港IPO期间却遭遇冷落,在其公开发售股份时,仅获得0.56倍认购;同时 ,其每股3.96港元的IPO定价也贴近发行价区间的低端,公司此前询价的区间是3.92港元至4.12港元。

上市后的浙商银行并未出现好转。公司IPO首日便跌破发行价,此后,更是漫漫“熊途”,股价总体维持在3.8港币至4.28港币区间运行。截至2019年1028日收盘,浙商银行报收每股4.16港元,跌幅0.48%。较三年前上市发行价微涨5.05%。

数据图来源新浪财经

而同期,香港恒生指数却由20545.44点上涨至26891.261点,上涨6,345.821点,涨幅度30.87%,期间,恒生指数还一度冲高至33484.08点,上涨幅度达62.98%。由此可见,浙商银行的股价大幅跑输于恒生指数。

据公司年报显示,2016、2017、2018年、2019年6月,浙商银行每股净资产分别为:3.76元、4.08元、4.59元和4.94 元,折合港币分别约为4.16港元、4.51港元、5.08港元5.48港元。从上述股价走势来看,公司长期处于破净状态。

相关媒体报道,浙商银行H股成交低迷已是常态,多个交易日成交额均不到10万港元,甚至出现过全天无一股成交的惨淡景象。而对于这一家流通市值194亿港元、总市值800亿港元的上市公司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曾经“力挺”浙商银行的蚂蚁金服在其上市一年后,便匆匆离场。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3月22日上午9点,浙商银行在港股开市前出现一宗5882.3万股的大额交易,涉及资金2.32亿港元。该笔大宗交易每股交易价格为3.95港元,较前一日4.44港元的收盘价折让11.04%。

市场消息称,这笔大宗交易的出让者便是蚂蚁金服,据悉,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香港)在曾在浙商银行上市时以每股3.96港币斥资3000万美元成为其基石投资者。

不良贷款上升较快4名高管年薪超500万居同行首列

报告期各期,浙商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61.02亿元、77.67亿元、104.14万元和127.86亿元,逐年增长明显,其中,2019年1-6月的不良贷款余额较2016年全年翻了一倍多。同期,该行的逾期贷款分别为55.15亿元、71.89亿元、106.51亿元和135.84亿元,同样,最新一期较报告期初翻了一倍多。

尽管浙商银行不良率的绝对值并不算高,且在行业处于较低水平,但却连续多年上升。2012-2019年1-6月,该行的不良率分别为:0.46%、0.64%、0.88%、1.23%1.33%、1.15%、1.2%1.37%2019年1-6月不良率2017年、2018年稳了两年后又有所抬升。

有分析人士认为,浙商银行近两年来不良率保持稳定或与其核销不良贷款有关。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该行分别核销不良贷款为13.14亿元、13.19亿19.37亿元11.06亿元,数额逐年攀升。

财经参考注意到,浙商银行虽处于新兴经济较为发达的浙江省,但其贷款还主要集中在传统的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及房地产建筑行业。报告期各期,该行的前十借款人中绝大多数为上述行业,尤其是2016、2017年,前十借款客户中全部来自于上述三大行业。

浙商银行对发放的贷款也较为集中,前十客户占比较大。报告期内,公司对前十名客户发放的贷款额分别为:197.01亿元、299.06亿元、296.52亿元和313.41亿元,所占该行的资本净额比分别为23%、27.26%、21.33%和21.4%。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浙商银行对第一客户鸿富锦精密电子(成都)有限公司的借款高达85.92亿元,所占该行的资本净额比为7.83%,与监管规定的对单一借款人发放贷款不得超过银行资本净额的10%较为接近。天眼查数据显示,鸿富锦精密4次被法院强制执行。

尽管浙商银行的收入和利润均稳步提升,但近年来该行可支配的现金出现了较大波动。2016-2019年1-6月,浙商银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073.3亿元,1,058.4亿元、924.29亿元、1403.16亿元和413.35亿元,2018年虽出现了短暂的上升,但仍低于2016年。

或许,这也是浙商银行在香港上市后不久,便马不停蹄的奔赴A股的原因。

令人担忧的是,浙商银行的资产收益率也出现逐年下滑。报告期内,该行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6.54%、14.67%、14.04%和7.45%,每股收益以0.59元、0.57元、0.61元和0.36元,呈现一定波动。

虽然浙商银行现金流、核心一级资本、股东收益均出现较大波动,但丝毫不影响高管每年从该行领取数百万的高薪。

据经济观察网统计,2017年,在A股上市银行中,年薪排名前20的银行行长中,9位来自股份制银行,11位来自城商行和农商行。

其中,招行行长田惠宇、平安银行行长胡跃飞、民生银行行长郑万春分别以税前年薪为522.06万元、448.9万元410.73万元位于前三甲。

其实,浙商银行的行长刘晓春的薪水早已超过上述人员。招股书显示,刘晓春2016年的税前年薪便高达524.48万元、2017年更是增加至590.94万元。其他副行长中,除副行长姜雨林年薪331.44万元外,其余6名副行长年薪均在400万元以上,而该行高管年薪在2018年呈现继续增长。

搜狐财经最新统计显示2018年银行高管薪资排行榜中,前四名均来自于浙商银行,其中,浙商银行新任行长徐仁艳以555.16万元排名榜首,紧随其后的是该行的副行长徐蔓萱、刘龙和吴建伟,税前年薪分别为512.69万元、508.97万元和508.67万元。

“罚单”、“假理财”、“受贿”,内控堪忧

2019年6月30日,浙江省第九巡视组向浙商银行通报了巡视情况。主要发现该行党性观念不强,“三重一大”制度不够健全,大额装修资金使用把控不严,人才储备不足,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不够彻底,多家分行规矩意识较为淡薄,部分违规违纪时有发生。

实际上,这与公司连年的违规有关。报告期内,浙商银行税务违规8次,处罚金额113.26万元,被境内监管部门处以行政处罚的达51次,涉及金额共计1,798.23万元。另外,2018年上半年,公司又增加9笔行政处罚,涉及金额达385万元。

除了屡次违规外,公司还面临大量的诉讼缠身。截至2019年6月30日,浙商银行尚未了结的重大诉讼案件就多达183宗,涉及金额达98.07亿元。

其中,该行作为原告在1000万元以上的尚未了结的重大案件就达161宗,涉及本金约96.38亿,基本涉及借贷纠纷,若诉讼败诉或无法执行,将形成一定的不良贷款,给该行造成损失。

作为被告尚未了结的诉讼/仲裁案件共 22 宗(包括 1 宗执行异议之诉),涉及金额共计约 16,909 万元。

但浙商银行表示,由于可能造成的损失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较低,不会对经营产生不利影响,亦不会构成此次上市实质性障碍。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该行还曾“忽悠”购买8亿“假理财”。财经参考查阅裁判文书网还发现,2015年,浙商银行两家分行买到假理财产品,共计金额8亿元,而该行却丝毫不知情,直至银监会来总行检查,才发现这份理财产品从未备案登记。

浙商银行近年来内控失范关注度较高的,莫过于该行原董秘张淑卿受贿事件2018年3月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张淑卿受贿二审刑事裁定书》,该裁定书显示,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会秘书、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张淑卿贪污罪二审维持原判: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300万元。

据侦查显示,张淑卿利用职务之便,以假借营销费用名义、利用虚假发票虚列开支等手段,骗取、侵吞公共财务共计1479万余元,其中包括公款购买131瓶“小拉菲干红”以及29箱茅台酒。

财经参考注意到,在张淑卿担任浙商银行董秘期间,张达洋、龚方乐分别担任该行董事长、行长。据媒体《浙股》报道,张、龚二人素来不和,明争暗斗已是公开秘密。因为内斗,一位做了8年银行的董事长、一位做了10年的行长,却分别于2014年7月中旬和7月22日,双双离任,出任正职待遇的“虚职”。

就在两人刚离开浙商银行后不久,2014年7月30日,张淑卿被刑事拘留,8月13日被逮捕。资料显示,张淑卿是在2008年7月被聘任为浙商银行董事会秘书兼董事会办公室主任的。

张淑卿受贿二审刑事裁定的同年,2018年10月25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浙江省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浙江金控”)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钱巨炎受贿案,其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财政性资金存放、房产项目审批、土地性质变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395.7836万元,被判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 对钱巨炎受贿所得赃款赃物予以追缴,上缴国库。钱巨炎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招股书显示,浙江金控为公司最大股东。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浙江金控持有浙商银行约26.55亿股,以占比14.19%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

另外,公司第7股东广厦控股也麻烦不断。此前,该公司实控人楼忠福于2014年12月底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令计划受贿、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滥用职权案》。近期又因欠款9.18亿元,部分股权被质押冻结。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广厦控股及控股子公司持有的浙商银行约95,465.56万股全部被质押。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三年一期,浙商银行还为广厦控股及子公司输血了11.75亿元的资金,同时,广厦控股及子公司还在浙商银行为其他公司贷款提供担保或质押,金额达18.5亿。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