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博设计近80套房产傍身,第一供应商无证施工被重罚
财经参考 刀雪 2019-10-30 5284

10月30日,筑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 (简称:筑博设计)进行了新股申购。历时5年半的IPO终见曙光,资本盛宴仅差临门一脚。据了解,公司2012年完成改制,2014年6月首次申报上市,曾一度遭遇中止审查,2016年4月公司首次上会,却不幸被证监会拒之门外,蛰伏三年后,公司在二次上会中获得通过。

财经参考注意到,或为了走IPO扶贫绿色通道,筑博设计在2016年4月首次闯关失利一年后,便将公司的注册地址由广东省深圳市迁至到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但公司的经营主体依然在深圳。

成立于1996年的筑博设计,业务涵盖建筑设计、城市规划、风景园林设计、室内设计等。公司高度依赖房地产,主要客户包括保利、万科和金地等重要房企,报告期内,公司约三成收入来自于上述三家地产商。

募资1.65亿元“补血”,大股东分红拿高薪员工薪酬待遇避而不语

招股书显示,筑博设计此次总募资63,890.10万元,而超过四分之一,16,500.00万元是用来补充流动资金的,但从公司的资金面来看,并不差钱。

截至2018年末,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20,791.88万元,较2016年增加70%。

同时,公司的货币储量较为充裕,大量资金用于银行存款。报告期各期末,公司货币资金分别为28,895.37万元、38,333.18万元、29,848.81万元和17,921.82 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6.71%、44.87%、30.10%和 19.62%。而在货币资金中,大量用来银行存款。

图表来源招股书

此外,2018年度公司将闲置自有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用于购买安全性高、流动性好、短期的理财产品,截至2018年末和2019年6月30日计入其他流动资产金额 2.10亿元和1.70亿元。

筑博设计虽负债较高,但逐年下降,且公司负债中,近一半是预收款项。报告期各期末,公司预收款项分别为20,492.87万元、21,778.56万元、26,386.03万元和24,886.20 万元,占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41.00%、41.71%和46.26%和54.57%。

财经参考注意到,筑博设计近年来也不断分红。报告期内,公司分别于2016 年9月、2017年12月、2018年1月和2019年2月共进行了四次分红,累计分红金额达1.35亿元。而这一半,进入了徐先林、徐江两兄弟腰包,招股书显示,徐氏兄弟持股比例为54.23%,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徐氏兄弟除了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外,还在公司担任要职。其中徐先林担任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徐江担任公司的董事、副总经理,除了每年分红,还领取了高额的年薪2018年,徐先林税前年薪184.55万元,徐江税前年薪150.12万元。

财经参考发现,筑博设计的高管们薪酬较高,除了4位独董(兼职)和董事会秘书王进(2018年12月6日才正式入职)之外,其余十多位高管2018年年薪均超百万元以上。

而对于员工薪酬待遇,招股书却只字未提。财经参考查阅了公司披露的多份招股书,筑博设计仅对员工数量、从业类别、学历构成、年龄层次等进行详细披露,但是,作为法定的员工薪酬、社保信息,筑博设计采取选择性遗漏。

毛利率不及同行,近80处房产价值不菲

不少房地产企业也认为,房地产行业的红利已经过去,赚钱不可能向此前那么容易。万科也在2018年的年会上拉出横幅,首要的目标就是要“活下去”。 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消息,截止7月底,2019年全国已有接近300家房产开发公司宣告破产。

令筑博设计引以为豪的是,在房地产遇冷的这几年,公司的业绩却稳步上升。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1-6月,筑博设计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3727.69万元、69687.21万元、84158.93万元和44,436.7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7065.64万元、7857万元、11953.36万元和6,643.35万元,营收和净利润均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

实际上,2017年以前,筑博设计的净利润一直在7000万至8000万的水平徘徊,公司2013年净利润便达到了8237.81万元,此后四年一直未超越,直至2018年净利润大幅拉升。

财经参考发现,筑博设计近两年收到的政府补助猛增。2018年,公司收到的政府补助为2221.35万元,较2017年582.37万元增加了1,638.98万元,而2019年或继续追加,仅上半年,便收到了2720.21万元的补助,相当于2017年全年的4.67倍。

很显然,公司近两年的业绩突然提升,政府补助功不可没。

其实,筑博设计自身盈利能力并不乐观。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5.09%、35.27%、34.91%和34.27%,呈现下滑态势,且这一毛利率成绩在行业中处于末端水平,同行上市公司中,仅高于汉嘉设计。

图表来源招股书

财经参考注意到,背靠地产行业的筑博设计自身拥有的房产也较多。据2019年最新披露,截至2019年7月31日,公司在深圳、上海、成都、重庆、西安等一二线重要城市拥有79处房产,粗略估算,这79处房产价值3.5亿元,这将为公司提供了重要的保障。

上述房产也可能沦为公司调节利润的重要工具。

据相关媒体报道,筑博设计拥有的房产存在异常。对比2016年、2019年招股书,2016年,公司披露自有房产81处,2019年为79处,其中有10多处房产消失。如原招股书中,成都万科金色海蓉小区共计15套房,在最新披露的招股书中已经不见踪影。而最新招股书中,又新增了成都万科汇智中心22套房。这些房屋用途仅为办公。

作为一家建筑设计企业,买下同一小区、同一栋楼这么多套房干什么?对此,筑博设计未进行具体解释。市场人士称,极有可能是客户用房屋抵设计费。

数十次纠纷3度被法院强制执行,第一供应商曾为“老赖”

招股书披露,筑博设计存在三起重大诉讼。主要为与中德金属集团、武汉新东方房地产和武汉中恒新科技产业集团、武汉蓝空房地产等企业存在建筑工程设计合同纠纷,涉及诉讼金额达1,072.87万元,违约金700.67万元,均为上述地产公司拖欠公司的款项。

实际上,公司涉及的诉讼远不止上述三起,财经参考从裁判文书网搜索“筑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字样发现,出现了46起诉讼结果,主要为公司的合同纠纷。

资料图来源裁判文书网

由此,公司可能部分账款难于收回。近年来,筑博设计的应收账款及坏账不断攀升,2017年12月31日、2018年12月31日、2019年6月30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中应收账款的原值分别为22,251.46万元、25,618.30万元、33,837.93万元,坏账准备分别为4,846.04万元、5,724.45万元、6,424.83万元。

除合同纠纷外,公司还曾被美国奥多比公司以侵害其计算机软件著作权向筑博设计提起诉讼,但不久又提出撤诉。

据天眼查显示,2016年6月21日、22日,公司拥有的筑博高层建筑火灾烟气控制系统的效能评估模拟软件V1.0等8个专利技术被抵押出去,存在一定的经营风险,但招股书对此并未披露。

同时,筑博设计还分别于2015年9月24日、2018年2月24日、2018年5月28日分别被福田区人民法院、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三次列入被执行人行列。

近年来,深业泰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深业泰然”)一直稳居筑博设计第一供应商。报告期内,公司向其采购的金额分别为930.15万元、1,049.00万元、1,036.04万元和509.34万元,占比分别为11.1%、11.79%、7.1%和7.27%。

但这第一供应商却问题不少。据天眼查显示,深业泰然于2018年06月11日,因无证施工被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25.28万元。同时,深业泰然分别于2014年5月19日、2019年8月1日两度被福田区法院列入被执行人行列,更为不堪的是,还曾于2015年8月4日被福田区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