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燃气上市前分红17亿,内部员工涉嫌与外部人员窃取国家资产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19-10-30 6730

10月31日,成都燃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成都燃气”)迎来其IPO的首次冲关,公司计划募资11.5亿元,用于成都市绕城高速天然气高压输储气管道建设项目。据了解,此项目拟总投资约18.51亿元,自2013年开始就动工建设,截至2018年6月,利用自有资金已投入约8.63亿元。

    从报告期内公司年均5亿元的利润水平来看,成都燃气此番闯关IPO应胜券在握。但由于市场趋于饱和,公司囿于成都地区区域限制,近年来,业绩增长并不明显,甚至净利润还出现了两连跳。

财经参考发现,公司内控存在不足,内部人员涉嫌与客户员工相互勾结,攫取不当利益,而公司却将矛头指向客户,将其以“不得当利”控至法庭,但却二次败诉。此外,公司的频繁的关联交易,令其独立性饱受质疑。第一、第二股东相差无几的持股比例,且未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令公司的控制权存在争斗忧患。

业绩波动,报告期内7次大手笔分红

据招股书披露,2015-2018上半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人民币38.06亿元、36.10亿元、38.62亿元和22.72亿元,同期,其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5.34亿元、4.47亿元、5.15亿元和3.23亿元。其中,2016年营收、净利润较2015年均出现下降,2017年较2016年、2015年营收虽呈现增长,但其净利润却不如2015年。

 

图表来源招股书

     成都燃气营收虽整体呈现上升,但作为第二大收入来演的天然气安装收入却出现逐年下滑。报告期内,公司天然气安装收入之入户安装业务收入分别为 59,088.79万元、55,528.40万元、43,950.18万元30,128.30万元。

相关统计表明,我国能源发展呈现新趋势,能源消费增速将明显回落,能源消费将稳中有降,预计将从“十五”以来的平均增长9%下降到3%左右。即市场已趋向饱和。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成都燃气的特许经营范围主要集中在成都市绕城区域内,而部分大型外资燃气企业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燃气经营业务,并且鉴于目前成都绕城区域外已有数家竞争对手正在经营,进一步拓展业务区域存在较大难度。

这或许导致了公司迟迟不愿意投入资金拓产,而忙于分红的原因。数据显示,2013年开始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对募资项目的投入才8.63亿元而报告期内,公司累计向股东7次分红金额高达17.35亿元。投入的金额不及分红的一半。

图表来源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募投项目投资额为18.51亿元,按照项目的建设周期推算,2015-2018年已经投入10.52亿元,2019-2020年只需再投7.99亿元,而公司的货币资金便达8.52亿元,公司负债虽较高,但超四分之一的负债来自于公司的预收款项,2018年6月,公司的预收款项高达7.09亿元。

关联交易频繁,独立性成疑

财经参考注意到,报告期内,成都燃气关联交易频频,经常性关联交易主要涉及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采购商品和接受劳务、关联租赁、代垫社保公积金等。

报告期内,成都燃气向关联方销售天然气的金额分别为 4696.17万元、3578.92万元、5574.84万元和 2791.13万元,占公司同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63%、1.32%、1.86%和1.59%;

向关联方提供天然气安装服务的金额分别为1679.11万元、1027.82万元、969.27万元和2726.82万元,占公司同类收入2.84%、1.85%、2.21%和9.05%; 

向关联方提供燃气行业管理软件设计开发服务的金额分别为533.81万元、1019.31万元、742.26万元和229.64万元,占同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7.27%、36.77%、33.34%和34.16%。

向关联方销售其他服务139.31万元、150.39万元、321.73万元和120.57万元,占同类收入比分别为:10.44%、9.3%、21.89%和16.72%。

上述主要的关联销售和提供劳务虽然占比较小,不构成重大依赖,但是已经成为成都燃气经常性发生的关联交易事项,并且在未来经营中并不排除继续甚至扩大关联交易的可能性。

采购商品和接受劳务方面,报告期内,公司向第二大股东华润燃气投资采购天然气。2015年至2017年采购额分别为1.78亿元、1.41亿元、1.09亿元,分别占公司同类交易的8.7%,7.6%、5.39%。

并且,公司采购的交易价格明显高于中石油、中石化供应商的价格,2015年的采购价与中石油、中石化的采购价相同,2016年关联采购价高于第三方均价0.1元/立方米,2017年高0.08元/立方米。

同时,报告期内,成都燃气向关联方华润工程、华润郑州工程的采购工程施工服务,金额分别为 1.49亿元、1.51亿元、1.71亿元和1.17亿元,占公司同类的比例分别为17.32%、24.35%、25.38%和 25.42%。

成都燃气的工程类设计采购在报告期全部交给关联方华润设计完成,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1353.99万元、1519.35万元、963.94万元和 401.08万元。

此外,成都燃气为关联方代垫社保和公积金费用。报告期内,公司由此为关联方承担的费用为1,206.8万元、1,373.84万元、1,369.11万元和713.55万元。

财经参考发现,成都燃气还曾为同一控制下的成都金信源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房集团成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成都市武侯城市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这些主要从事土地整理、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开发等业务的公司拆借资金达2.05亿元。


图表来源招股书

同时,成都燃气财务资金方面,部分银行存款账户参与第二股东华润燃气投资资金归集,三年共涉及的资金流水高达127.08亿元。

据招股书,2011年7月27日,成都燃气以原工程分公司为基础,设立了全资子公司成都诚然燃气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燃气工程”)。但不足一月,2011年8月9日,公司便匆匆将燃气工程(转让后更名“华润工程”)80%股权转让给华润燃气,此后并发生大量的关联交易。

与客户对簿公堂,违规曝内控不足

天眼查数据显示,公司涉及诉讼达百余件。多次因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等被他人或公司起诉,而与被起诉相比,该公司超过100多次更多的是因供气合同纠纷而起诉他人部分诉讼也暴露出公司的内控不足。

招股书显示,成都公交压缩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公交天然气”)一直稳居公司天然气销售的第四大客户,2015年-2018年6月,公司共向其销售天然气金额达:1.05亿元。

但成都燃气因为所谓的不当得利却与公交天然气对簿公堂。据裁判文书网显示,公司称因公交天然气曾无正当理由获得气量差额7749473.23立方米的价格为8810424.44元,对公司构成不当得利,应当依法返还不当得利及所生的孳息,将其诉讼致法院。2018年7月13日,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判定成都燃气败诉,成都燃气提出上诉,2019年5月20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驳回上诉的民事裁定。

不过,双方在庭审的过程中,却牵出了上述案件的背景。案件背景是由成都成都城投集团纪检监察室移送的成都市公交集团公司纪委提供的案件材料《案件线索移送清单》,清单包括《关于反映原成都公交压缩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灵有关问题的情况报告》、《成都公交压缩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2005至2007经济效益专项审计报告》、《毛定全谈话笔录》。

该案件一开始是以刑事案件的形式进行,案件里面除了涉及公交天然气公司2005年至2007年公司人员涉及刑事犯罪以外,还涉及成都燃气内部工作人员与公交天然气公司工作人员内外勾结,侵占国家资产,市国资委纪委将材料移交给中巡组,而当中巡组将纪检材料移交给成都燃气纪委时,移交原因是因为公交天然气公司向公安局报案,而公安局要求成都燃气提出职务犯罪进行刑事侦破,但成都燃气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提起了民事的不当得利。

针对上述疑惑,财经参考向成都燃气了解“公司是否展开了内部调查,是否由公司内部人员与公交天然气相互勾结才造成了公司近900万元的损失,如公司内部人员存在问题,公司是否会向其提出涉及职务侵占的诉讼等问题”,但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问题的解答。

另外,据裁判文书网显示,成都燃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供气分公司抢险维修中心抢险工(班长)徐骅,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于2017年11月29日被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区分局取保候审。2018年14日,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检察院以成华检公诉刑诉〔2018〕623号起诉书指控徐骅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向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由于徐骅主动到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本着从轻的原则,于2018年9月21日判决,一、被告人徐骅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免予刑事处罚。二、扣押在案的塑料提包一个、枪支一把、子弹夹一个、子弹五发、枪管清洁工具三根、枪管清洁头四个,予以没收。

除上述诉讼暴露出公司内控问题外,报告期内,公司存在数起违规被收到处罚。

子公司因未按照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材料,受到了成华区国税局第二税务分局的处罚。

千嘉科技涉嫌逃税近46万元。在 2012年至2014年期间应缴未缴税款346,558.94 元、应扣未扣个人所得税 123,095.97元,被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区地方税务局稽查局2016年7月 27日下发《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双地税稽罚 [2016]0G37151334 号),对千嘉科技处以罚款 234,823.98元。

公司因未办理《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擅自在彭州市天彭镇龙塔路103号修建建筑物2栋,被彭州市城乡规划和建设局于2017年9月29日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彭规建罚字[2017]20 号),对成都燃气处以罚款 3,807.60元。

此外,据企查查显示,成都燃气居然曾因“涉嫌擅自销毁秘密测绘成果”而受到行政处罚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