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泰证券IPO被取消,频收罚单、侵权,涉嫌行贿
财经参考 王东升 刀雪 2019-11-06 5772

券商IPO中,中泰证券走得并不顺畅。早在三年前,公司便已披露了招股书,但仅过半年,中泰证券就因涉嫌违反证券期货相关法律法规遭到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IPO一度搁浅。2019年5月17日,公司更新了招股书,却不久,又陷入了一宗5.5亿元的诱导性销售风波中。

而原本计划于11月7日上会的中泰证券别生枝节,因公司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被取消审核。招股书显示,中泰证券此次公开发行约20.91亿股,募集总额或超百亿。财经参考注意到,公司此次IPO的承销商较为“豪华”,除东吴证券担任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外,还聘请了安信、广发及西部证券联席承销。

财经参考发现,由齐鲁证券更名而来的中泰证券近年来走“创新型券商”的路线,但市场似乎并不“买单”,公司营收和利润连续下滑。在证券公司评级中,更名后的中泰证券也由2015年的AAA级降至B类BBB级,成为12家降级券商之一。

更让人担忧的是,中泰证券频频踩雷,从震惊市场的“彭晨非法集资案”到近期“5.5亿债券违约”风波;从“联科股份”信披违规,到ST鑫秋涉嫌财务造假上市,作为保荐机构的中泰证券难辞其咎。

陷诱导性销售风波,风控合规待考

2019年6月2日,一位浙江宁波神秘土豪声讨中泰证券的媒体邀请函刷爆了金融圈。


图片来源网络

据悉,这位来自于浙江的投资者于2015年起购买三期冠石系列产品5.5亿元。此投资者称,中泰证券对其进行了诱导性销售,这位投资者称“中泰证券业务部门多次表示,管理人很强,购买10亿元以内的产品没有任何问题。资产管理方也向本人出具保本保息函”。

但此系列产品“发生严重流动性风险和兑付危机”,中泰证券拒绝兑付。

而中泰证券则公开发布声明称,宁波投资人购买的3只产品由深圳冠石负责投资管理,自己只为代销、托管机构;其次,中泰证券否认了“不够勤勉尽责、未尽托管人职责”的情况,并表示未向任何人出具过差额补足协议或类似文件,确认不存在违规保本保息问题。

对于该产品亏损的原因,中泰证券解释为,主要“受经济形势和市场环境影响,所持部分债券出现了评级下调、违约等情况,流动性受限”。

财经参考梳理,报告期内,中泰证券多次违规,频收罚单。

2016年9月2日,新三板企业联科股份被股转系统采取了出具警示函自律监管措施的决定。中泰证券作为其主办券商,全国股转公司对其采取要求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因此,公司涉嫌违反证券期货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中泰证券进行立案调查。

2017年3月14日,香港证监会对其作出谴责并处以260万港元(按照2017 年3月14日即期汇率,折合人民币231.43万元)的罚款。原由是中泰国际证券(中泰证券孙公司)于2013年1月2014年12月期间在处理第三者存款时没有遵守打击洗钱的监管规定。

2017年3月17日,证监会对5宗案件作出行政处罚,其中就包括了1宗证券从业人员违法买卖证券案,涉事违规人员敖翔2011年11月至2015年3月在齐鲁证券(现为中泰证券)投资银行部门任职

2017年12月4日,中国证监会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中泰证券在2015年8月至11月为新三板挂牌企业“易所试”提供做市服务期间,存在拉抬易所试股价并进行约定交易,构成操纵市场行为,决定对易所试、中泰证券分别处以100万元罚款;对相关负责人处以罚款和警告。

2018年8月,中泰证券托管和销售的“纯债基金-泰融1期”踩雷“16中安消”、“16丹港01”、“16丹港02”,还有永泰能源的债券等多只问题债券,违约2.8亿元。济南中泰证券总部遭数名投资者拉横幅讨要说法。

2018年10月18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启动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程序,将自公司股票停牌起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而中泰证券(当时称齐鲁证券资管)曾在中弘定增中踩雷造成巨额亏损。

业绩持续下滑,遭遇证监会降级

除了风控存在不足外,中泰证券的业绩也表现不佳。从中泰证券的招股书中,财经参考发现,公司已连续三年营收与净利润下滑。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中泰证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3.47亿元、81.69亿元和70.25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44.52%、-2.14%、-14%。同期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25.33亿元、18.96亿元和10.70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58.41%、-25.16%、-43.56%。

令市场担忧的是,公司目前并未出现好转的势头,中泰证券亦警示,考虑到未来证券市场波动及其他各方面内外部因素的影响,公司存在营业利润再度下降50%甚至发生亏损的风险。

证券经纪业务是券商主要业务之一,但中泰证券此业务业绩却接连下滑。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中泰证券证券经纪业务实现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为281,810.2万元、204,493.12万元和145,828.05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分别为:33.76%、25.03%和20.76%。

公司在其“主战场”山东地区的市场占用率也逐年下降。2016 年、2017年和2018年,公司来源于山东省内营业网点的证券经纪业务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为215,216.58万元、151,936.80万元和107,598.01万元,2018年较2016年减少了一半,占比分别为76.37%、74.30%和73.78%。

2018年,A股市场经历了较大波动,上证指数持续走低,市场哀嚎一片,绝大多数投资者苦不堪言,沦为被收割的“韭菜”。而作为机构投资的中泰证券也未能摆脱被“收割”的尴尬境地。

截至2018年末,中泰证券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在2018年高达-17.25亿元,而这大部分来自于公司投资股票的亏损,公司股票类公允价值变动约为-15.38亿元。

来源:招股书截图

证券公司分类是指以证券公司风险管理能力为基础,结合公司市场竞争力和 持续合规状况,按照规定评价和确定证券公司的类别。中国证监会根据证券公司 评价计分的高低,将证券公司分为A(AAA、AA、A)、B(BBB、BB、B)、 C(CCC、CC、C)、D、E 等5大类11个级别,证券公司分类每年进行一次。

流年不利的是,中泰证券近年来遭到了连续降级。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公司的分类评级结果分别为A类AA级、A类A级、A类A级和B类BBB级。中泰证券已由A类券商降级成B类,评级结果下调亦有可能导致公司部分业务开展受限,对其经营业绩及行业竞争力产生不利影响。

曾涉百余起诉讼,经理人员为拉业务不惜疏通行贿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泰证券及其控股子公司作为原告(不含中泰资管)案件标的在1000万以上的重要未决诉讼达12起,主要涉及股票质押式回购、股权投资纠纷、贷款违约等案件,总金额达8.03亿元。

而中泰资管涉及标的在千万以上的诉讼达8起,主要涵盖股票质押式回购、债券兑付、票据兑付等案件金额共计17.67亿元。

从上述单项涉案标的额上看,其中有7项诉讼标的额超过1亿元,前三分别是中泰资管与上海华信国际集团(以下简称上海华信)的债务兑付纠纷,标的额达8.46亿元;中泰资管与沈某的股票质押式回购纠纷,标的额5.02亿元;中泰资管与庄某股票质押式回购纠纷,标的额3.72亿元。

同时,中泰证券及子公司作为第三人的千万级以上重要未决诉讼3起,涉及借贷、收益权转让合同等金额达15.47亿元。

另外,财经参考在裁判文书网检索中泰证券发现,公司涉及的诉讼文书多达700多起。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截图

诉讼案件除了较多的合同纠纷和投资纠纷外,也不乏公司前员工王旭、兰立滨等向中泰证券的讨薪案件。

财经参考从众多的案件中还发现,中泰证券还曾涉及侵权被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告上法庭。据案号为(2017)津民终478号的《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了中泰证券违规使用汉华易美拥有的版权的图片,构成侵权,并赔偿汉华易美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开支)20000元。

更为不堪的是,中泰证券共青团路营业部经理人员为拉业务、疏通关系还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2018年3月12日,裁判文书网发布的案号为(2017)鲁10刑初23号的《姜升显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中泰证券济南共青团路营业部副总经理滕某便是其行贿人之一。

据显示,滕某,原齐鲁证券济泺路营业部经理后调任中泰证券共青团路营业部副总经理,姜升显在担任商业集团副总期间,将商业集团下属一些企业的股票账户转到她所在的证券营业部,增加营业部及其个人的业绩和收入。为了联络感情,促进业务发展,争取姜升显的支持和帮助,2014年9月,滕某负担了姜升显及姜升显朋友迟雷二人去西藏旅游的机票、酒店住宿费用1.2878万元。2015年1月她调到共青团路营业部工作之后,姜升显将商业集团下属部分企业的账户转到共青团路营业部开户交易。

2017年12月12日,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姜升显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而上述中泰证券滕某的行为也在判决中判决成行贿。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