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集团原5名人员受贿被判刑,供应商环保违规被罚百余次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19-12-12

作为中国和新加坡合作的首个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中新集团上市之路走的颇为坎坷。

财经参考梳理,2008年6月,中新集团就完成了股份制改制,同年10月,IPO申请正式获证监会受理。但直到6年后的2014年5月,才首次披露招股书,又是2年,才获得首发申请通过。而从2016年1月13日过会至获得批文发行申购,更是经历了漫长的4年,从公司筹备上市至今历经11年之久。

业内人士分析,中新集团原高管的受贿犯罪及近年来房地产的不景气或是影响其上市进程的重要因素。

3名核心高管、2名中层人员受贿被刑拘

资料显示,中新集团由中新合作共同建,成立于1994年8月,其中,新方出资3,250万美元,出资65%,中方出资1,750万美元,出资35%。

此后,中新集团历经数次增资和股转,2008年6月,中新集团整体变更成股份公司,其发起人为中方财团、新方财团、港华投资、苏州高新和新工集团,发行前,公司依然为中方财团控股的5家机构股东结构。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中新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园区国控,其持有公司控股股东中方财团28.31%的股份,折算后,园区国控持有中新集团14.56%股份,持股比例较低,约新方财团持股比例的一半。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中新集团的第四大股东苏州高新与公司还存在竞争关系,公司在招股书也明确将苏州高新列为竞争同行。此外,2017年7月,苏州高新董事、副总经理刘敏等人内幕交易苏州高新股票被证监会做出行政处罚。

作为中新合作的旗舰项目,在中新集团首次披露上市的紧要关头,公司还曝出了3名核心高管及2名中层管理人员受贿的丑闻。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10月,中新集团原董事长杜建华、原总裁柏贵之双双因涉嫌受贿罪被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逮捕。一个月后,中新集团副总裁叶迎君也因涉嫌受贿罪被依法逮捕。

据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案号为(2015)苏中刑二初字第00017号、(2015)苏中刑二初字第00024号显示,杜建华、柏贵之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均犯受贿罪,杜建华被判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柏贵之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五万元。另据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园刑二初字第0078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叶迎君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除上述原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受贿涉诉外,公司原总裁助理祁彦巍于2016年 6月6日,被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祁彦巍犯行贿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3个月,并处罚金55万元。

远大能源服务(中新集团控股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一鸣于2015年2月被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一审判决张一鸣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 年,没收财产15万元,后张一鸣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2016年5月23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张一鸣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2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7亿交易的客户注册及实缴资本仅1万元,多家供应商数屡登环保黑榜

报告期内,中新集团的前五客户多为管委会、国网电力、三星电子等机关、国企单位或大型外企,不过,在2019年上半年却出现了微型企业,该企业就是2019年1-6月公司的第二大客户苏州恒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简称“苏州恒珏”)。数据显示,公司当期对其销售收入为18,386.92万元,占比5.11%。

另外,苏州恒珏还于2019年4月23日、2019年6月6日分别受让了中新集团持有的尚源房产19.4%的股权和中新智地(中新集团控股子公司)全资子公司吴中置地的100%股权,交易的对价分别为16,477.02万元,32,589.87 万元。

短短半年,从事企业管理咨询的苏州恒珏与中新集团发生了近7亿的交易,且该公司成立仅两年。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苏州恒珏成立于2017年6月,注册资本及实缴资本仅为1万元。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的参保人员为0。注册资本虽然不能真实的反映公司的实力,但是作为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越少意味着承担的责任越少,那么,一万元注册资本的公司能否承担起近7亿交易的责任和义务?

资料图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供应商方面,多家企业频频违规,屡登环保黑榜。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新集团第四大供应商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涉诉百余起,被各地法院列入被执行人百余次,被列入失信执行人(俗称“老赖”)达13次,涉及立案信息19次,行政处罚达42次,环保处罚达33次,此外,该企业还拖欠税款达22.9万元。

资料图来源天眼查

2017年-2019年1-6月,江苏省苏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苏中建设”)一直位于公司的前五供应商,二年一期,公司对苏中建设的采购额共计2.56亿元。与通州建总一样,苏中建设涉及诉讼及违规较多。天眼查数据显示,苏中建设涉及诉讼百余起,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百余次,19次被列入“老赖”行列,行政处罚20次,环保违规被罚40次。

资料图来源天眼查

同样,天眼查数据显示,公司2016年第三宝冶集团有限公司涉及诉讼百余起,81次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3次被列入老赖行列,被处于行政处罚13次,环保违规被罚35次;公司2018年第四供应商苏州嘉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存在50多起诉讼,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34次,行政处罚5次,环保违规被罚8次。

上述四家供应商涉及环保违规而被罚共计116次。

      土地开发与地产经营收入占比八成,销售毛利率及净利率显著高于同行

2019年上半年,中新集团缩减了一部分地产业务,集中处置了住宅及商业房地产。其中,处置吴中置地100.00%股权和和瑞地产51.00%股权,分别实现处置子公司收益16,659.96万元和4,861.46万元;处置左岸地产 30.00%股权、恒熠咨询30.00%股权、尚源房产19.40%股权、联鑫置业16.66%股权及圆融集团25%股权,分别实现长期股权投资处置收益636.62万元、3,687.50万元、1,259.78万元、1,356.53万元和5,444.94万元。

不过,中新集团依然难于摆脱对土地开发及房地产的依赖。报告期内,公司来自于这两项的收入占整个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4.11%、77.33%、73.34%和87.64%,2019年上半年占比显著扩大。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报告期内公司整个营业收入也是随着地产收入的起伏而摇摆。2016-2018年,公司地产开发与经营收入逐年下滑,公司的营业收入也出现了逐年下降。而2019年上半年随着地产开发与经营收入及占比的大幅提升,公司的营业收入也出现了显著增加。

员工规模方面,中新集团不断缩减。报告期内,公司的员工人数分别为2,187名、1,951名、1,890名和1,848名,呈现逐年下降。

营收出现波动的同时,公司的净利润却逆势上扬。报告期内,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9.05亿元、12.76亿元、14.35亿元和13.64亿元,这或许离不开公司较高的毛利率和较低的费用。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报告期内,中新集团毛利率分别为30.1%、35.02%、41.34%和44.45%,毛利率逐年攀升主要得益于主营业务中土地一级开发与房地产开发与经营毛利率的显著增长。公司土地一级开发的毛利率由2016年的34.58%攀升至2019年1-6月的52.29%,增加了近17个百分点。而房地产开发与经营毛利率由2016年的23.43%攀升至2019年1-6月的45.41%,几近翻倍。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财经参考发现,上述两大主营业务的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2016-2018年,同行上市公司土地一级开发毛利率的均值分别为21.81%、14.31%和6.86%,呈现逐年下滑,中新集团与同行存在较大差异。

此外,公司房地产开发与经营的毛利率也高于同行。以2019年1-6月为例,中国恒大、万科、华润置地、保利地产、中国海外发展、龙湖集团、世茂房地产等毛利率维持在30-40%之间,而公司同期毛利率高达45.41%。

费用方面,中新集团将2018年的费用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期间费用进行了对比,公司的费用率大幅低于同行。数据显示,公司期间费用率为9.44%,而同行均值为19.8%,其中,公司的财务费用率为0.73%,同行均值为5.01%;公司的管理费用率为6.79%,同行均值为7.66%;公司的销售费用率为1.92%,同行均值为7.12%。

明显低于同行的费用率,导致公司销售净利率大幅高于同行。2018年,公司的销售净利率高达41.48%,而同行的销售净利率仅有8.6%,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销售净利率还高于同期毛利率,公司当期的毛利率为41.34%。

但不容乐观的是,公司的现金流净额却分别以28.92亿,23.84亿元、12.54亿元和0.89亿元,其中,2018年、2019年1-6月下滑明显。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