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拓生物总经理曾涉嫌行贿,数千万收入来源解释不清
财经参考 王东升 2020-06-04

大树底下好乘凉。依赖蒙牛、光明等品牌乳企迅速壮大的北京科拓恒通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拓生物”)日前通过了IPO审核。

不过,摆在科拓生物面前的问题还很多。总经理为了稳固业务,曾不惜向重要客户光明乳业关键人物送现金,给其打上了行贿的标签。公司营收数据不符合财务勾稽原理,上千万收入成为“无源之水”,犯上大客户依赖症的科拓生物业绩增长乏力,2019年营收首次迎来下滑。

总经理涉嫌向客户关键人员行贿

裁判文书网发布,案号为2016)沪0112刑初1338号案件为《孙克杰受贿、贪污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孙克杰先后担任光明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明乳业公司”)技术中心奶粉项目组经理、技术中心副主任、人力资源总监、副总裁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相关公司在承接业务等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刘某1、史某某、赵某1、赵某2、杨某、刘某2等人贿赂共计价值人民币(以下币种同,外币另行标明)617,071元、英镑1,000元。

参与行贿的便涉及科拓生物,孙克杰为科拓生物谋取利益收受公司刘某贿赂3万元元人民币、1000元英镑。

资料图来源裁判文书网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光明乳业一直为公司的第二大客户,公司对其销售收入分别为2,000.1万元、2,306.96万元和1,419.06万元,占比分别为7.05%、7.26%和4.61%。

同时,招股书披露,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刘晓军,刘晓军自2005年2月起就职于科拓有限并任职销售经理,2011年起任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2016年12月起任公司董事,系科拓有限的核心管理人员,其拥有公司股份5,430,301股,占比9.05%,为第三大股东。现任公司董事、总经理。

营收数据异常,涉嫌虚增

2018年,科拓生物的营业收入为31,789.65万元,按照其前4个月17%,后8个月16%增值税税率(国家自2018年5月1日起增值税税率由17%下调至16%),可以得出其含税收入为36,981.85万元。按照财务勾稽关系,该部分含税收入将体现在现金流入和经营性债权增减中。

据科拓生物的现金流量表显示,2018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高达33,503.08万元,此流入的现金还得剔除预收部分影响,2018年末,公司的预收款项为238.6万元,较2017年末的113.44万元增加了125.16万元,则实际流入的现金为33,377.92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将实际现金流入金额与含税营收勾稽,存在3,603.93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未流入现金,这部分会形成该年度的经营性债权,即通过应收(包括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应收融资)增加额来体现。

 公司资产负债表显示,2018年末,公司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之和为10,760.67万元,较期初(即2017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之和的9,009.75万元,仅增加了1,750.92万元,与上述勾稽出的3,603.93万元,相差了1,853.01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换言之,科拓生物2018年有1,853.01万元的含税收入即未得到现金流的支持,又未在经营性债权中的应收增加项中体现,成了无源之水,涉嫌虚增。

同样的逻辑,2019年营业收入30,809.90万元,受增值税调整,根据前3个月16%,后9个月的13%的税率计算,该年度的含税收入为35,046.26万元;该年度的现金流入(剔除预收影响)为34,626.96万元,两者勾稽有419.3万元的应收增加额。而2019年的应收之和较2018年减少了151.43万元,与含税收入与流入现金勾稽结果相差570.73万元。

2018年、2019年两年下来,公司共有2,423.74万元的含税收入得不到数据的支撑,说不清来源,存在虚增的嫌疑。

大客户依赖,七成以上收入来自于第一客户蒙牛乳业

科拓生物对前五客户销售集中,招股书显示,公司来自于前五名客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26,354.21万元、28,023.89万元和 26,742.13万元,分别占当年营业收入的92.88%、88.15%和86.80%。

前五客户中,又对第一客户蒙牛乳业的销售收入占比较高。报告期内,公司来自蒙牛乳业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3,239.82万元、24,160.92万元和23,470.75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1.90%、76.00%和76.18%。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对单一客户销售占比超过50%是一条红线,结合投行实践来看,无论是单个客户或者前五名合计只要接近或者越过这个界限,都会引发监管层对于“重大依赖”问题的关注。

而科拓生物对蒙牛的销售占比在70%以上,显然存在重大依赖,对单一客户存重大依赖,使得公司议价能力偏弱。招股书显示,公司的7成以上的收入来自于酸奶类产品的销售,在酸奶类产品的销售价格方面,2018年度,公司酸奶类产品均价为76.94元/公斤,较2017年度下降了3.67%;2019年度,公司酸奶类产品均价较2018年度下降3.43%至74.30元/公斤。值得注意的是,在 2018年至2020年,公司每年给予蒙牛乳业3%的降价,给予其他客户的降价幅度则每年单独协商确定。

同时,科拓生物对蒙牛乳业的应收账款也在上升。2017年至2019年,科拓生物对第一大客户蒙牛乳业的应收账款分别为7548.22万元、8495.94万元、7886.23万元,分别占科拓生物对蒙牛乳业当年销售收入的32.54%、35.11%、33.56%。

科拓生物表示,公司客户集中度相对较高的状况短时间内亦难以得到很好的改善。如果公司主要客户由于自身原因或终端消费市场的重大不利变化减少了对公司产品的需求,公司经营业绩将受到不利影响。

业绩增长乏力,2019年营收同比下滑,2020年最新一期业绩或变脸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2.84亿元、3.18亿元3.08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7,117.53万元、9,191.93万元和9,328.41万元。2019年在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08%的情形下净利润却出现了上扬。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这或得益于公司毛利率的不断上升,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 46.94%、49.44%和51.11%,不过从决定毛利率之一因素的产品价格来看,2019年的主要产品价格却较2018年均出现了下降,而同期采购价格却出现了涨跌互现。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另外,2019年营业收入较2018年同比下滑,但其产生的销售费用却增加。招股书显示,公司2019年的销售费用为1,644.38万元,较2018年销售费用1,334.08万元增长23.26%。同时,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大幅低于同行,且变化趋势与同行存在一定差异。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2019年,公司员工144人,较2018年130人增加了14人,其中其中,2019年的公司管理人员(统计口径包括管理层、行政人员和财务人员) 47 人较2018年增加1人而2019年公司的管理费用为2,033.03万元、较2018年的2,208.13万元下降了7.93%。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