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普股份拼凑上市难逃圈钱之嫌,多项重要数据经不起推敲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20-06-23

IPO的造富效应让许多公司老板趋之若鹜,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最近过会的天普股份便是如此。天普股份此次上市的主体为天普有限,但就在上市前的2017年9月-11月,天普有限一口气收购了同一控制下的上海天普、宁波天基及天普汽车与炼胶业务相关的全部业务和资产。既催肥了天普有限,实控人又实现了资产变现,同时,也为公司IPO加大了筹码,可谓“一石三鸟”。

财经参考发现,整合后的天普股份受下游汽车景气度下降影响,最新营收出现了下滑,净利润更是两年持续下降,产量和销量不断走低;即便如此,公司仍逆势大幅扩张。招股书显示,公司此次计划募资达7.24亿,约当前总资产规模的1.2倍,当前营收规模的1.8倍。

更值得注意的是,天普股份营收数据出现异常,并不符合财务勾稽原理;公司产销存数据、薪酬数据也经不起推敲,而在披露的销售客户中,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却查无信息。

收购“三兄弟”上市前实控人套现近2亿,关联交易盘根错节

天普股份是家名副其实的夫妻店。实际控制人尤建义、王国红夫妇直接持有公司11.93%的股权,通过天普控股、天昕贸易、 普恩投资间接持有公司87.70%的股权,合计持有股权比例高达99.63%。

除了控制公司外,还曾拥有上海天普等10多家企业,而多数与汽车上游零部件及材料有关。为了将天普有限打造上市,尤建义夫妇对旗下资产及股权进行了调整。

2017年9月12日,天普有限(公司前身)先投入5000万增值认购了上海天普(此前尤建义夫妇100%持股)50%股权,催肥上海天普后一个月后,又以9,450万元的价格收购尤建义夫妇所持50%的股权。

同时段期间,天普有限又分别以1亿元、331.82万元收购了尤建义夫妇控制的宁波天基100%股权及天普汽车炼胶业务相关的资产。需注意的是,宁波天基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经评估仅有9,677.06万元,收购时还处于亏损阶段。

两个月间,实控人通过变卖上述三家公司套现了1.98亿元,如天普股份上市未果,尤建义夫妇也提前实现了部分资产变现,而一旦天普股份成功上市,尤建义夫妇还能从资本市场攫取更多的一笔财富。

天普股份通过收购上述“三兄弟”后,未分配利润由2017年的2.87亿元锐减成2018年的0.85亿元。而收购后的上海天普实现营收仅5,672.17万元、净利润仅有1,011.41万元,较收购前均下滑了一半,宁波天基虽扭亏为盈,但净利润也仅有862.39万元,斥资1.95亿元买回来的两家公司贡献利润不足整个公司利润的三成。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那么,大股东是否涉嫌向拟上市的天普股份高价出售劣质资产呢?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尤建义夫妇并不希望将天普股份此前丰厚的利润在上市后与中小投资者共享,而是通过变卖其他资产给公司提前锁住一部分利润。

与此同时,天普股份与关联方的交易也广受非议。报告期内,公司向上海丰海等关联方采购商品或劳务为1,046.79万元,同期,向东海天普等关联方进行销售金额达4,074.89万元,而关联方东海天普既是天普股份的供应商又是其客户。

资料显示,东海天普为天普股份收购公司上海天普持股40%的参股公司,其另60%股份由住友理工株式会社持有,两股东之间还存在着业务竞争,另外东海天普还承租着上海天普的厂房。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天普股份与东海天普之间的交易价格还有失公允,以2019年为例,公司对东海天普销售混炼胶的单价为16.64元/公斤,而对第三方的销售单价为15.43元/公斤,高于第三方价格8%;同时,天普股份对东海天普的采购价格为4.45元元/公斤,低于第三方价格10%左右,公司对第三方的采购价格区间为4.79-4.97元/公斤。

此外,财经参考发现,公司实控人尤建义还存在拆借公司资金用来购买其个人理财,但具体金额招股书并未披露。

营收、产销存及薪酬数据或披露不实,个别供应商工商信息“无迹可寻”

2018年,我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780.92万辆和2,808.06万辆,分别下降4.16%和2.76%,出现了1990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2019年,我国汽车产销量分别完成2,572.10万辆和2,576.90万辆,比上年同期下降7.50%和8.20%,汽车行业仍处于惯性下滑中。

受此影响,天普股份业绩也出现了下滑,尤其是2019年,公司营收和利润双降。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约3.45亿元,同比下滑21.15%,净利润为0.78亿元,同比下降23.58%。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公司在营收规模不及同行的情形下,2019年面临的冲击较同行更大,其营收下降幅度高于同行均值的一半。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即便出现波动,天普股份的营收仍存在异常。以2018年为例,公司营业收入为43,698.57万元,其中,境外国际市场收入为13,769.06万元,按照该年度外销收入增值税率为零,内销产品前4个月17%后8个月16%(国家从2018年5月1日起,将增值税税率由17%调整成16%)的增值税税率计算,该年度公司的含税收入约为48,586.06万元。

2018年合并现金流量表中,天普股份2018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43,698.57万元,同时,资产负债表中显示预收款项为47.63万元,较上年预收款项36.54万元,新增了11.09万元,那么,与2018年剔除预收的影响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为43,687.48万元。与上述含税总收入勾稽,意味着这一年应该有4,898.58万元销售因未能收到现金而需要形成相应债权,即理论上将有4,898.58万元应收款项(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新增。

然而事实上,该年度合并资产负债表中,天普股份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10,663.47万元(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期末余额为0,两者合计金额为10,663.47万元,相比期初相同项目合计还减少了1,703.54万元。

这一增一减,使得天普股份实际新增值相比理论新增值要少了6,602.12万元,这意味着公司存在6千多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收到现金,也没有获得应收款项新增数据支持的情况,存在虚增的嫌疑。同样,报告期内的2017年和2019年也存在同样的情形。

同样存在差异,出现异常的还存在于公司的产销存数据中,财经参考分析三者之间的数据出现了不匹配。招股书显示,天普股份的主要产品汽车发动机附件系统软管及总成、汽车燃油系统胶管及总成,两者业务收入占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0.70%、91.76%和93.28%;公司的产销率及库存数据均是从这两种产品中考量。

数据显示,2017-2019年,天普股份汽车发动机附件系统软管及总成的产量分别为3,205.49万件、3,004.18万件和2,626.96万件,其销售量分别为3,123.05万件、2,977.82万件和2,558.00万件,产量和销量均下滑,各年新增库存数量分别为82.44万件、26.36万件和68.96万件。

同期,公司汽车燃油系统胶管及总成产量分别为507.62万件、414.22万件和217.43万件,销量分别为472.18万件、442.46万件和236.31万件,产量和销量均出现快速下滑,各年新增库存数量分别为35.44万件、-28.24万件和-18.88万件。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公司汽车发动机附件系统软管及总成平均成本分别为5.72元、5.9元和6.47元;汽车燃油系统胶管及总成平均成本分别为5.88元、5.88元和5.79元。

那么,2017-2019年,天普股份汽车燃油系统胶管及总成各年新增库存金额分别约为471.56万元、155.52万元和446.17万元;汽车燃油系统胶管及总成各年新增库存金额分别约为208.39万元、-166.05万元和-109.32万元;则2017-2019年,公司产品新增库存金额分别为679.95万元、-10.53万元和356.85万元。

而招股书披露,2017-2019年,公司库存商品分别为1,279.46万元、1,463.24万元和1,103.11万元,发出商品分别为1,205.73万元、1,250.51万元和1,164.61万元,则公司产品库存金额分别2,485.19万元、2,713.75万元和2,267.72万元,较上一年新增库存的金额分别为308.92万元、228.56万元和-446.03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此外,公司对于薪酬数据的披露也出现异常。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公司各类员工总数分别为841人、832人和800人,逐年呈现递减,同期公司人均月薪分别为5,421.39元、5,501.71元和5,670.29元,根据人员数量和平均月薪,可以得出,2017-2019年,天普股份的员工薪酬总额分别为5,471.27万元、5,492.91万元和5,443.48万元。

但招股书却显示员工薪酬总额分别5,870.82万元、5,864.83万元和5,694.67万元,两者分别相差了399.55万元、371.92万元和251.19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相比以上数据更荒缪的是公司对于供应商的披露。招股书显示,温州市宝华化工有限公司为天普股份2017年、2018年炭黑类前五供应商,公司对其采购额分别为22.01万元、66.51万元。奇怪的是,财经参考并未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找到该公司的相关信息。

无论是从大环境汽车行业的经营情况,还是从营收利润,产量和销量及员工规模变化来看,天普股份疲态尽显。在上市前被实控人通过变卖资产提前套取公司大部分利润的天普股份在面临疫情的冲击下,上市后能给投资者带来多少的回报呢?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