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光连锁近九成收入未提供发票,上市前收购实控人3.2亿房产
财经参考 王东升 欧阳雪 2020-06-29

近年来,实体店正遭受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寒冬期不仅国内实体超市迎来了一波关店潮连国际连锁超市巨头沃尔玛、家乐福也纷纷闭店裁员,在电商的冲击下,实体商超可谓举步维艰,但囿于江西三四线城市的江西国光商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光连锁”)却迎来其进军资本市场的高光时刻。

资料显示,国光连锁深耕赣南市场,主要聚焦于江西省内的吉安市、赣州市两地,目前拥有61家门店,其中59家分布在上述两地,另在江西省的宜春市和新余市各设有1家门店。公司称计划向赣中、赣北扩张,形成“江西广度、赣南深度”的格局。不过,据了解,国光连锁曾在江西抚州等地设有门店,但由于经营不善,纷纷退出。

报告期内,国光连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36亿元、22.93亿元和25.27亿元,呈现出逐年增长态势,同期实现净利润分别为0.8亿元、0.86亿元和1.12亿元,但这业绩增长的背后,却不符合财务勾稽原理,同时,公司86%的收入未开具发票,或存在“注水”。

营业收入涉嫌虚增,三年62亿元收入无发票

财经参考通过深入分析国光连锁的营收,销售产品的现金流入、经营性债权中的应收等,发现其财务数据间的勾稽关系却并不匹配。

招股书显示,国光连锁主要从事连锁超市、百货商场的运营,以生鲜、食品为核心品类。其中,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按业态来主要分为超市和百货店。报告期内,公司的超市收入分别为172,963.29万元、187,711.24万元和213,166.9万元,呈现逐年上升,百货店收入分别为23,783.86万元,21,699.2万元和16,701.49万元,出现了逐年下滑态势。

2018年为例,公司营业收入为229,345.51万元,其中,超市收入为187,711.24万元,此类收入按前4个月17%后8个月16%(国家从2018年5月1日起,将增值税税率由17%调整成16%)的增值税税率核算,百货店收入为21,699.2万元,此类收入按按前4个月11%后8个月10%(与上述一样受国家税收调整的影响)的增值税税率核算,其他收入按6%来核算,该年度公司的含税收入约为263,437.04万元。

2018年合并现金流量表中,国光连锁2018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262,499.88万元,同时,资产负债表中显示预收款项为22,254.24万元,较上年预收款项16,410.71万元,新增了5,843.53万元,那么,与2018年剔除预收的影响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为256,656.35万元。与上述含税总收入勾稽,意味着这一年应该有6,780.69万元销售因未能收到现金而需要形成相应债权,即理论上将有6,780.69万元应收款项(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新增。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然而事实上,该年度合并资产负债表中,国光连锁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2,621.22万元(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期末余额为0,两者合计金额为2,621.22万元,相比期初相同项目合计的1,617.77万元仅增加了1,003.45万元。

那么,国光连锁实际新增值相比理论新增值要少了5,777.24万元,这意味着公司存在近6千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收到现金,也没有获得应收款项新增数据支持的情况,存在虚增的嫌疑。同样,报告期内的2017年和2019年也存在同样的情形。

财经参考注意到,报告期内,国光连锁的大宗业务客户占比较低,均不足5%,而个人客户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超过95%。为此,国光连锁主营业务收入存在大量的未开具发票的收入。招股书显示,三年下来,公司高达621,966.35万元的收入未提供发票。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不过,国光连锁对此表示,公司主营业务为连锁超市、百货商场的运营,客户索要发票的比例较低,符合行业惯例和经营特点。

即便如此,按照行业惯例,国联连锁是否应该披露其收入中现金交易的金额及占比情况?但招股书却并未披露,那么,这样的财报业绩真实性如何?

此外,如不是上市,由于存在大量的未开具发票的收入,国光连锁是否会如实的给税务部门上报其真实的营收情况?会不会躲避税收而少报或者瞒报?

实际上,国光连锁存在税收违规情形。2017年9月,赣州国光(公司子公司)存在73份涉及金额2万多的发票未按照规定税率开具发票被当地税务局处罚。另外,报告期内三年,公司未给2508名员工缴纳保险,未给3,504名员工缴纳公积金,公司欠缴的金额高达1,518.6万元。

 

资料图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除上述违规外,报告期内,国光连锁还因销售不符合相关标准的商品、销售过期商品、定量包装不合格、消防通道不畅、欠缴税款、广告宣传用语违反广告法等存在23起行政处罚,被罚金额合计34.39万元。

与同行差距显著,实控人变卖房产忙“圈钱”

截至2019年,国光连锁的总资产为17.15亿元,营业收入为25.27亿元,净利润为1.14亿元,而同期同行的均值分别为123.45亿元、174.65亿元和2.18亿元,公司与同行差距较大,仅以微弱的优势强于安德利排名倒数第二。

2019年5月,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2018年中国连锁百强、2018年中国快速消费品连锁百强榜单”,其中,苏宁易购,华润万家分别拔得头筹,快消品连锁百强中,营收7.84亿的青岛友客便利连锁管理有限公司位列100名,但国光连锁却并未上榜。

囿于江西吉安、赣州两地的国光连锁,局域受限较为明显,公司95%以上的收入来源于上述两地。公司曾一度在抚州等地开设门店,均或因“水土不服”,竞争力偏弱而黯然退出。国光连锁出赣南都较为困难,更难言江西广度乃至全国高度。而公司此次募投项目中,也未涉及到其它地域的开拓。

财经参考注意到,作为一家即将上市的企业,国光连锁员工待遇偏低,除欠缴社保公积金外,公司的员工薪酬也较低。2018年,公司全日制员工平均年薪为40,029元,而江西省私营单位平均年薪分别为43,733元;公司吉安地区员工平均年薪为40,326元,而吉安市城镇私营单位平均工资为41,497元;公司赣州地区员工平均年薪为40,257元,而赣州市城镇私营单位平均工资为42,289元,公司宜春地区员工平均年薪为34,103元,而宜春是城镇私营单位平均工资为37,549元,国光连锁员工薪酬均低于当地平均水平。

而与此形成反差的是,公司的大股东们赚的盆满钵满。财经参考了解到,国光连锁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资料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胡金根、蒋淑兰、胡志超、胡智敏、胡春香,上述五人直接或间接控制本公司的股份合计为97.58%,其中,胡金根与蒋淑兰系夫妻关系,胡金根与胡春香系兄妹关系,胡志超、胡智敏为胡金根、蒋淑兰夫妇之子。

而其他股东,是由保荐商中信证券旗下子公司中信证券投资持有公司2.42%,加上其他由中高层管理人员及胡氏家族其他亲戚组成的持股平台共持有的1.6%的股份,无一外部投资者。

在国光连锁谋划IPO上市前夕,实控人胡金根等对旗下资产进行了资本腾挪,先是于2017年9月,将其控制的赣州国光注入国光连锁,以6,970.86万元的价格将赣州国光所有股权全部出售给国光连锁。

2018年12月,胡金根又将其持有的宜春店、泰和店、吉水百货店相关房产及相应土地使用权,房屋建筑面积合计42,511.86平方米,以25,724.02万元的价格置换国光连锁8,600.00 万股(约每股2.99元),要知道,公司此次发行价为4.65元/股,加上新股上市当日44%的涨幅,即上市当天每股为6.696元,8600万股价值57,585.6万元。

此外,同一时段,胡金根还向被收购后成为国光连锁子公司的赣州国光以6,225.12万元的价格出售了信丰店房产及相应土地使用权。

通过上述房产等资产的变卖,胡金根代表的胡氏家族上市即日便能获得价值7.08亿元的财富,而1.3亿元已经落入其腰包。公司称从实控人购买的房产门店均是经营业绩良好的店面,但上述收购房产的店面仅有宜春店和信丰店是主力门店,而吉水百货店为次主力门店,泰和商贸城店更是为亏损的门店。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