孚能科技信披存疑与客户合作玩“穿越”,最新业绩报亏近2亿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20-07-08

面对众多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企业纷纷上市,孚能科技(赣州)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孚能科技”)也不甘示弱,拟通过资本市场拓展业务和扩大影响力。7月6日,孚能科技迎来其科创板上市的新股发行申购,公司此次募集资金达36.16亿元,主要用于年产8GWh锂离子动力电池项目(孚能镇江三期工程)和补充流动资金。

财经参考发现,与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国内龙头企业相比,孚能科技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量为23.52GWh,比亚迪装机量为11.44GWh,两者市场份额分别达41.3%、20.1%,而孚能科技装机量仅有1.9GWh,市场份额仅有3.3%。

研发实力不及同行,盈利能力同行业中垫底

近年来,孚能科技经营规模迅速增长,公司资产总额由2017年的21.5亿锐增至2019年的117亿元,增加了4倍多,营业收入由2017年的13.39亿元攀升至2019年的24.5亿元,几近翻番。不过整体看,公司资产与营收规模仍相对偏小,与同行业竞争对手有较大差距。

 

2019年,基于与相关客户签署的协议,以及对于相关客户未来产品需求的预期,孚能科技加大了与相关客户相关的产品研发及研发投入,使得公司研发占比迅速提升,但此前公司的研发投入长期不及同行,2017、2018年,公司的研发投入分别为3.54%、4.95%,低于同行均值的7.03%和6.91%。

专利方面,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已取得55项境内专利、14项境外专利,正在申请的境内外专利合计114项,而上述专利中,境内专利4项来自于美国孚能转让所得,14项境外专利全部由美国孚能转让而来。而同行取得专利达均达数百项,宁德时代、国轩高科取得的专利数量更是达上千项。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财经参考注意到,孚能科技近年来营收虽增长迅速,但公司的利润水平却并不理想。报告期内,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826.13万元、-7,821.48万元和13,122.77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930.01万元、-19,882.44万元和979.79万元,公司在2018年营收达22.76亿的情形下,竟出现了近2亿元的亏损。

究其原因,主要是孚能科技毛利率偏低且不稳定。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分别为16.74%、3.56%和22.72%,与同行差距显著,同期同行上市公司均值分别为32.41%、26.85%和28.53%。

 

值得注意的是,孚能科技主要产品的销售价格一直下滑。报告期内,公司动力电池系统销售均价分别为1.43元/Wh、1.17元/Wh1.06元/Wh,受到补贴退坡和新能源汽车行业竞争加剧的影响,公司预计2020年单位售价较上年将继续下滑。而2019年毛利率企稳,主要得益于上游采购价格的波动下滑,如未来上游原材料涨价,孚能科技毛利率将再次面临下滑的风险。

涉嫌虚假出资占用国有资产1.5亿元长达7年,参股公司沦为“老赖”

招股书显示,公司前身为“孚能科技(赣州)有限公司”(简称孚能有限),由外资美国孚能与国有企业满园建设于2009年12月合资设立,双方约定注册资本为25,000万元,其中,美国孚能以其享有的“新型锰酸锂材料及其动力锂离子电池”专利及专有技术许可使用权作价人民币17,500万元出资,占注册资本总额的70%,满园建设以现金出资人民币7,500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30%。

招股书称,经上海立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上述相关专利和专有技术的独占许可使用权评估价值为人民币18,618万元,高于出资作价逾千万元。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六年后的2017年11月,孚能科技拟进行融资并计划于国内上市。为夯实注册资本,对前述美国孚能用于出资的无形资产进行了追溯评估。根据追溯评估报告,美国孚能2010年出资的独占许可使用权追溯评估值仅有6,659.83万元,与当时作价出资金额17,500万元存在差异10,840.17万元。

如此,专利和技术价值与注册出资时的作价相差1.08亿,构成虚假出资。为此,美国孚能拟采用专利和现金形式对上述差额予以补足。其中,以专利权及专利申请权补出资7,069.05万元,以现金形式补出资3,771.12万元。

但补缴的专利权价值是否充足呢?财经参考注意到,上述补出资专利中的“从电极材料中去除铜和铝的方法以及从废弃的锂离子电池中回收电极材料的方法”还处于“驳回失效”状态。

与外资部分出资不实的是,公司对于国有资产的长期霸占。资料显示,2012年3月,满园建设退出孚能有限,将其7,500万元的出资额以30%的股权作价1.5亿元转让美国孚能。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孚能当时专利和技术出资后经追溯评估价值仅有6,659.83万元,那么,满园建设7,500万元的出资额应占有53%的股权,而以30%股权转让涉嫌侵害国有资产。

更奇葩的是,美国孚能委托香港孚能向满园建设支付1.5亿元人民币股权转让款,迟迟未进入满园建设的银行账户上,而是在公司申报科创板上市问询后的2019年9月27日,美国孚能委托香港孚能才向满园建设支付了股权转让款1.5亿元,而占有满园建设这1.5亿元的资金长达7年半的时间里,竟未支付任何利息。

另外,孚能科技还涉嫌对参股公司神通电动车能源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神通电动车”)抽逃出资。招股书显示,神通电动车设立于2013年10月,注册资金1亿元,孚能科技出资3,000万元,占比30%。但公司并未足额缴纳注册资本,仅缴纳了1,000万元,且在2015年还向神通电动车以借款的方式拿回了700万元,且至今未还。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孚能科技为神通电动车第二股东,认缴出资3,000万元,仅实缴了1,000万元,第一股东为神华科技,认缴出资为4,500万元,但实缴为0,而其他3家三家股东全部缴足了注册资金。

据天眼查显示,神通电动车涉及诉讼数十起,2017年7月-2019年4月,该企业10次被限制消费,2016年4月-2019年4月,被北京市昌平法院10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

资料图来源天眼查

财经参考注意到,孚能科技还因神通电动车欠薪被告,据北京市昌平区法院发布的案号为(2019)京0114执异376号的《徐雪梅等合同执行裁定书》显示,此前通过该院调节的神通电动车给付徐雪梅未发工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共计310648.87元,于2017年12月31日前付清,但神通电动车一直不履行义务,徐雪梅追加孚能科技等神通电动车股东作为被执行人,同时,法院还认定了孚能科技对神通电动车抽逃出资的事实。

不过,中介机构在回复意见中称,孚能科技对神通电动车抽逃出资的700万元系借款,而基于互信关系,双方未就此次借款事宜签署借款协议,亦未约定还款期限。同时,神通电动车与孚能科技间未产生争议,不存在诉讼风险。显然,这与法院判定的事实不符。

多处信息或披露不实,合作客户未成立即已合作4年

除上述回复意见与官宣信息不一致外,孚能科技其他多处信息披露不合常理。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孚能科技存在劳务派遣用工人数超过用工总量的10%的情况,但已于2018年12月完成劳务派遣用工人数的规范。不过,截至2019年末,公司劳务派遣人数仍高达329名,占员工总数3,534名的比例仍高达9.31%。

据孚能科技介绍,江西德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江西德成)是其重要劳务派遣单位,公司与江西德成的合作期限自2017年4月13日起,目前已续签至 2020年5月15日止,而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这家企业成立于2017年1月,直到2017年7月5日才获得劳务派遣资质,那么,孚能科技存在三个月向无资质的用工单位用工。

 

资料图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供应商采购数据披露方面,孚能科技或也存在虚假披露。招股书显示,宁波容百分别为公司2017年、2018年的第一供应商、第二供应商,公司对其采购的金额分别为33,181.32万元、21,296.48万元,占比分别为25.21%、9.98%。

然而,据宁波容百在其科创板上市时的招股书中披露,孚能科技为宁波容百的第二大客户,宁波容百对公司的销售额为36,544.68万元,与上述披露的采购数据相差了3,363.36万元,而按照孚能科技2018年对宁波容百的采购数据,孚能科技应位列其2018年的第三大客户,但宁波容百披露的前五客户中,并无孚能科技,而该年度其第三客户为宁德时代,销售额为20,836.46万元。

资料图来源宁波容百上市招股书

另外,孚能科技在披露客户信息更是玩起了“穿越”。招股书显示,公司与江西江铃集团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开始合作年份是2011年,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企业成立时间时间为2015年1月,比合作时间晚了4年。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资料图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财经参考发现,孚能科技最新的业绩令人堪忧。招股书显示,公司预计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较 2019 年上半年减少 71.16% 至 72.75%,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将面临约1.88亿元的亏损。这使得公司未分配利润在2019年末刚刚“转正”后再度变成负值,那么,上市后的孚能科技将以什么回报广大的投资者呢?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