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泰医学信披数据疑似造假,踩雷“远程集团”上千万收入打水漂了
财经参考 王东升,欧阳雪 2020-07-10

创业板注册制IPO第一审将于7月13日进行,首批将审议3家首发企业,康泰医学系统(秦皇岛)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康泰医学”)便是其中之一。

财经参考了解到,康泰医学前身为康泰微电子,设立于1996年7月,从事医疗诊断、监护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已达24年。但公司的经营规模仍然较小,在已上市企业中处于垫底位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康泰医学的营收规模仅有3.87亿元,而上市同行营收均值为16.75亿元,行业龙头迈瑞医疗营收规模更是达165.56亿元。

财经参考发现,康泰医学在成立及改制的经营过程中出现了多次违规。据了解,公司1996年7月设立时,1999年3月第一次增资时,均存在以非货币资产出资时并未进行资产评估,违背了当时公司法的规定。

同时,公司在2014年7月在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又未履行资产评估及验资程序,更变股份公司后2015年5月的第一次增资260万元时及2015年9月进行出资置换时,依然未履行验资程序。

业绩波动毛利率逐年下滑,实控人投资管理的多家企业处于吊销状态

作为创业板注册制首批上会企业,康泰医学的业绩不尽人意,近年来,出现了明显的下滑态势,实在有悖于创业板的高成长性。

数据显示,2016-2019年,康泰医学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4.42亿元、3.98亿元、3.63亿元和3.87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0.77亿元、0.62亿元和0.74亿元,2019年较2018年虽有所企稳,但较2016、2017年出现了下滑。

需注意的是,康泰医学的业绩波动并不是行业内的普遍现象。2016-2019年,同行迈瑞医疗的营收分别以90.3亿元、112亿元、138亿元和166亿元逐年攀升,净利润也分别以16亿、25.9亿元、37.2亿元和46.8亿元逐年增长。同样,上市企业中的鱼跃医疗、理邦仪器、宝莱特等同行均是业绩稳步增长。

同时,康泰医学的毛利率与同行毛利率变动趋势也不一致。报告期内,康泰医学的毛利率分别以49.13%、48.03%和47.25%,呈现逐年下降。而同行的均值却分别以46.19%、45.2%和50.66%,呈现上升态势。

康泰医学的毛利率下滑主要受其主要产品价格下滑所致。数据显示,主要产品中,除超声类产品出现微幅上涨外,其他产品2019年的售价较2017年均有所下滑,尤其是心电类产品价格腰斩。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财经参考注意到,为了提高利润水平,康泰医学或存在压低董监高及员工薪酬。招股书显示,2019年,公司的董监高的年度薪酬基本在20万元左右,董事长胡坤薪酬最高,但也仅有25.2万元,监事杨波更是年薪只有7.51万元。

康泰医学虽没有列入同行薪酬水平,但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同行宝莱特高管薪酬均在40万以上,董事长总裁燕金元的薪酬更是达136.1万元,同行鱼跃医疗董事长吴光明年薪为65.2万元,财务总监刘丽华年薪为60.68万元,董事会秘书陈坚年薪为87.67万元。而迈瑞医疗董秘李文楣2017年年薪就已达296万元,董事长、总经理薪酬更是分别高达1,933万元、1,874万元。

财经参考翻阅康泰医学招股书发现,公司未披露员工工资。但招股书给处于社保和公积金数据。2019年,公司支付住房公积金为274.9万元,公积金缴纳人数为1,171人,折合每人每月公司为员工缴纳的公积金金额仅有195.63元,按照公司最低缴纳标准5%来算,员工每个月的薪酬约为3,912.6元。这个水平略高于秦皇岛地区的城镇私营单位平均水平,但与当地城镇非私营单位差一大截。河北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秦皇岛地区城镇私营单位的年度平均工资为43,453元,非私营单位平均年度工资为76,608元。

资料来源招股书

财经参考注意到,实控人胡坤除控股公司外,还投资了科泰科技等多家公司。但均经营不善。以房屋租赁作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总经理杨志山还担任董事长的科泰科技在2018年、2019年两年连续亏损,净利润分别为-73.70万元、-94.18万元,而北京市康泰佳信医疗等3家公司更是处于吊销状态。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营收数据异常产销存数据对不上账、客户数据涉嫌造假还未成立便已合作

2017-2019年(报告期内),康泰医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9,780.45万元、36,265.51万元和38,724.67万元,呈现出一定的波动,且不符合其财务数据间的勾稽关系。

2019年为例,康泰医学的营业收入为38,724.67万元,其中,境外收入为27,858.81万元,境内收入为10,398.84万元,根据公司产品境内前3个月16%、后9个月13%的增值税税率(国家自2019年4月1日增值税率由16%调整为13%)、境外收入零增值税来算,该年度含税收入约为39,687.49万元。

根据财务勾稽关系,上述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2019年,康泰医学“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8,071.72万元。而2019年年末预收款项1,257.32万元,比上一年年末1,424.66万元减少了167.34万元。因此,需要考虑其在现金流量中的影响,剔除预收的影响,现金流入为38,239.06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上述现金流量与含税营业收入勾稽,含税收入比现金流高出1,448.43万元。理论上,这一金额应该体现在该年度较上年度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增加的规模。

康泰医学的合并资产表显示,公司2019年年末应收票据为0,应收账款为5,403.11万元,两项合计为5,403.11万元,相比2017年末应收之和,却增加了2,219.87万元,与上述含税收入与现金流勾稽出的数据偏差771.44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那么,这多出的现金或者经营性债权从何而来呢?同时,报告期内的2017年、2018年也存在近千万的偏差。

同样存在差异,出现异常的还存在于公司的产销存数据中,财经参考分析三者之间的数据也出现了不匹配。招股书显示,康泰医学的主要产品有血氧类,监护类、超声类、心电类和血压类五种,五种产品的产销率呈现下滑态势。

同样以2019年为例,康泰医学的上述五种产品的产量分别为1,756,987台、44,551套、244,155台、73,794台和55,491台,其销售量分别为1,687,505台、44,536套、175,581台、71,317台和50,385台;则该年度上述产品新增库存数量分别为69,482台、15套、68,574台、2,477台和5,106台。

                                                                单位:台/套;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同时,招股书显示,2019年,血氧类产品单位成本为41.46元/台、监护类产品单位成本为1,179.87元/套、超声类产品单位成本为118.35元/台、心电类产品单位成本为405.09元/台、血压类产品单位成本为143.82元/台。

那么,2019年,上述产品新增库存金额分别约为288.07万元、1.77万元、811.57万元、100.34万元和73.43万元,则,上述五种产品2019年新增库存总额为1,275.18万元。

然而,招股书显示,2019年在产品、产成品库存分别为6,049.69万元、2,717.83万元,两项合计库存为8,767.52万元;2018年在产品、产成品的库存分别为6,038.92万元、2,164.71万元,两项合计为8,203.63万元,则2019年产品新增库存金额为563.89万元。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的构成如下: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显然,招股书披露的库存数据与上述根据产量与销量勾稽出的产品(仅主要五种产品,还不含其它产品)库存金额相差达711.29万元,如加上其它产品新增库存额,则差距更大。同样,报告期内的2017年、2018年也存在上述类似的差异。

除上述信披数据出现异常,涉嫌造假外。康泰医学披露与客户合作时间也存在质疑。招股书显示,公司与上海熙康门诊部有限公司、邯郸市熙康医院有限公司、大连东软熙康综合门诊部有限公司、福州仓山区熙康综合门诊部有限公司、上海熙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合作时间均开始于2012年,但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查询,上述企业设立时间均在2012年之后,邯郸市熙康医院、大连东软熙康综合门诊部更是分别成立于2018年8月、2019年2月,比合作时间晚了6至7年。而上述企业还存在多次违规,上海熙康健康管理更是在2015年9月,因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被上海市卫计委出具了浦第2220150015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立即改正并处罚款。

资料图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涉嫌侵权被告,大客户远程集团资金链断裂约40次被列入失信行列

招股书显示,康泰医学七成以上收入在海外,报告期内,公司的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26,539.47万元、27,690.08万元和27,858.81万元,占比分别为67.35%、77.29%和72.82%,呈现出上升态势。

而境外各国收入中,美国业务收入占公司外销业务收入比例最高,报告期内,公司对美国收入占外销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31.37%、29.25%和25.30%。为此,公司在美国还设立了全资子公司美国康泰。

但美国康泰存在一起未了的涉嫌侵权案。据了解,北京超思电子技术以康泰医学生产的指夹式脉搏血氧仪系列产品侵犯其注册号为2006100891529 、名称为“一种查看指夹血氧计测量数据的方法及其指夹血氧计” 的专利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后因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决定该项诉讼涉及的相关专利权要求无效,2018年10月17日,经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裁定,超思电子撤销了对公司的起诉。但是,北京超思电子对子公司美国康泰涉及的专利纠纷案件还正在美国伊利诺伊北区联邦地区法院审理中。如子公司构成侵权,则面临较大的赔偿责任。

而令为引人关注的是泰康医学面临的来自于大客户远程集团的更大的麻烦。招股书显示,公司与远程集团的合作始于2014年,主要向其销售心电类产品,

2017年,远程成为公司第一大客户,当年对其旗下的北京远程心界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晟康铭健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和北京远程京卫医院管理有限公司3家企业共销售了3,253.32万元,占比为8.19%。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关键客户,在2017年却出现了经营状况不佳、资金周转困难的情形。受此影响,2018年末,康泰医学对其应收账款金额达1,411.71万元进行了坏账准备。恐这近1500万元的坏账难于收回。据天眼查显示,北京远程心界医院管理有限公司2018年3月以来,45多次被法院列入限制消费单位和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而北京晟康铭健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自2018年12月以来,37次被法院列入被限制消费单位和失信被执行人。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资料图来源天眼查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