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迪药业两年四千余万收入来源不明,超六成收入倚仗“前东家”
财经参考 王东升 2020-07-13

近日,江苏艾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迪药业)科创板IPO进行了新股申购,此次募投资金总额7.46亿元,将投入创新药研发及研发技术中心大楼购买项目、原料药生产研发及配套设施项目、以及偿还银行贷款及补充流动资金。

财经参考发现,艾迪药业整体经营规模较小,营收总额在同行中处于末端水平。近年来营收虽有所增长,但财务间的勾稽关系出现异常,上千万的收入得不到数据的支撑。同时,艾迪药业对前东家天普生化依赖性较大,且与其交易的价格与第三方存在一定的差异。

营收数据不合财务勾稽原理,难逃虚增收入嫌疑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营业收入持续增长,分别为13,626.44万元、27,690.56万元和34,522.52万元。根据财务勾稽原理,在财务报表之中必然有相应的现金流量和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新增额与同期含税总收入相匹配,双方有大致相同的规模,否则营业收入的真实性就存在质疑。

2018年为例,该年度公司营业收入为27,690.56万元,根据其主要产品适用前4个月税率17%,后8个月税率16%(国家规定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由17%下降至16%),可计算出,2018年的含税收入约为32,212.43万元。

2018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20,444.93万元,但这并不是同期营业收入的全部现金流入,还需要剔除2018年接收的预收款项。2018年末,公司预收款项为354.77万元,较2017年末预收款项的146.03万元余额增加了208.74万元,剔除预收款项影响的现金实际流入了20,236.19万元。

将含税总收入和实际流入的现金流量勾稽,可发现约11,976.24万元的收入并没有收到现金,从财务勾稽角度看,这将在资产负债表中导致大量新增债权的出现,即负债表中新增的应收中体现。

2018年末,公司的应票据及应收账款的余额为15,035.42万元,较2017年末余额的5,630.82万元增加的金额为9,404.6万元,即2018年新增的应收为9,404.6万元。通过对比,两者相差2,571.64万元,即公司含税收入2,571.64万元的含税收入既无收到的现金支持,也没表现在负债中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中。如此,2018年,公司有2,571.64万元含税收入成了无源之水,涉嫌虚增。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同样的逻辑,2019年税前营业收入为34,522.52万元,根据其主要产品适用前3个月税率16%,后9个月税率13%(国家规定增值税税率自2019年4月由16%下降至13%),可计算出,2019年的含税收入约为39,269.37万元。

根据该年度的流入的现金,剔除预收款项的影响,实际流入与营收相关的现金额为35,931.16万元,根据2019年应收数据,可得出该年度新增债权金额为1,158.33万元,两者勾稽可得2019年的含税收入为37,089.49万元,比上述数据少了2,179.88万元。即2019年2,179.88万元的收入未获得相关数据的支持。

上下游皆有“自己人”,对“前东家”天普生化依赖性较强

资料显示,天普生化系艾迪药业实控人傅和亮于1993年创立的公司,2004年,天普生化引进新股东上海实业,傅和亮将控股权给出让给上海实业,2010年,傅和亮将剩余股份转让给欧洲大型制药企业奈科明公司(奈科明公司持有51.34%股份),2011年初,傅和亮辞去天普生化董事、总裁职务,离开了其经营18年的天普生化,而离开的第二年,2012年,艾迪药业就向天普生化供货。

2016-2019年,天普生化一直稳居公司的第一大客户席位,主要向其销售主要为乌司他丁粗品和尤瑞克林粗品,销售额分别为23,409万元、6,900.96万元、19,136.30万元、21,780.3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0.79%、50.64%、69.11%、63.09%。

售价方面,2018年之前,公司与天普生化交易的乌司他丁粗品单位售价为6,374.13元/亿U,但自2018年开始飙升至7,400元/亿U,而招股书显示,公司对第三方的单位的售价为6,648.69元/亿U、7,036.58元/亿U、7,400.00元/亿U。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3月31日之前,双方均约定了供货期,但并未明确约定信用期。2018年3月才明确约定信用期为180天,2019年1月开始,又调整至150天。但公司对第三方的信用期为30-90天,且处于谨慎性考虑,公司还以30天作为应收账款的信用期及逾期界限。

另外,2013年,天普生化还与艾迪药业成立了广州宝天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宝天生物),其中,天普生化持股70%,艾迪药业持股30%。天普生化向宝天生物采购乌司他丁粗品,艾迪药业向宝天生物提供常年项目管理和技术服务,技术服务费用为300万元/年。

供应商方面,北京安普生化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安普生化)自2017年成为公司供应商,2018年、2019年均为公司的第一大供应商。公司对其采购金额分别为2,496.78万元、3,934.04 万元,占比分别为17.06%、21.75%。

安普生化公司实际控制人傅和亮持有5%的股份的关联交易,同时北京安普实际控制人史亚伦亦持有公司控股股东广州维美6.51%股份,而广州维美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因而史亚伦通过广州维美间接持有艾迪药业股份。

需注意的是,在与艾迪药业合作之前,北京安普向公司以外的其他二级经销商销售的同类产品,每人份售价280元至300元左右;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销售给公司的HIV诊断试剂,每人份含税平均单价为280元、265元和244元。价格存在一定的差异。

同时,2019年9月之前,双方也未明确约定具体信用期; 2019年9月之后信用期政策为:北京安普在将货物运至公司指定交货地点后,向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公司在收到发票后10个工作日向北京安普支付货款。


公司是否通过向天普生化销售的价格、信用期等因素调节销售收入?是否通过向安普生化采购的价格、信用期等因素调节利润?为何公司与上述两公司的交易价格、信用期均与其他第三方存在差异?财经参考就上述问题联系艾迪药业,但未收到任何回复。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