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玩家袁永刚旗下蓝盾光电拟上市,涉嫌串标、行贿曝其内控问题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20-07-16

刚过不惑之年的袁永刚财富值或将再上一个新台阶。深交所公告显示,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蓝盾光电”)创业板IPO于7月15日顺利闯关。无疑,袁永刚是最大受益者,其以31.92%的持股比例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同时,袁永刚和其妻子王文娟再通过金通安益二期持有蓝盾光电14.60%的股份,合计持有公司46.52%股份,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对于进军资本市场,袁永刚可谓驾轻就熟。其控制的东山精密10年前便在深交所上市。同时,相关媒体报道,袁永刚还为创业板公司元力股份第二大股东,曾相继涉足过汇源通信、大港股份、新宁物流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

财经参考发现,深耕钣金事业的袁永刚跨界投资蓝盾光电俨然是以财务投资人的身份入主的,除了担任公司董事外,并未担任蓝盾光电任何高管职位参与经营管理。公司股本演变情况显示,2015年11月,袁永刚通过新盾投资取得公司控制权,仅过了一年多,2017年,蓝盾光电开始筹划推动上市;2019年4月,公司便获得了受理并首次披露了上市招股书,显然,袁永刚投资蓝盾光电是奔着上市来的。

涉嫌虚增营业收入,材料采购、耗用与库存对不上账

近年来,蓝盾光电业绩增长显著。数据显示,公司的营业收入由2017年的4.94亿元攀升至2019年的7.78亿元,几近翻倍;净利润则由2017年的0.32亿元激增至2019年的1.53亿元,增长近4倍。

从产品分类来看,蓝盾光电的业绩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环境监测的快速提升,该产品收入由2017年的1.8亿元攀升至2019年的5.49,增加了2倍多。

然而,这业绩增长的背后是否真实?财经参考通过深入分析营收数据间的财务勾稽关系发现,公司的连年增长的营业收入得不到相关数据的支持。

2018年为例,蓝盾光电的营业收入为63,955.13万元,其中,仪器设备及系统收入为21,565.84万元、系统集成及工程收入为26,820.41万元、运维及数据服务收入为9,750.86万元、军工雷达部件收入为5,793.37万元,根据其产品前四个月分别适用的17%、17%、6%和11%,后8个月分别适用的16%、16%、6%和10%(财政部规定:自2018年5月1日起,公司原适用17% 11%税率的税率分别调整为16%和10%)可推算出,2018年,蓝盾光电的含税收入为73,017.08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根据财务勾稽关系,上述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2018年,蓝盾光电“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57,982.70万元,同期,2018年年末预收款项9,856.38万元,比上一年年末12,615.76万元减少了3,528.21万元,因此,需要考虑其在现金流量中的影响,剔除预收的影响,现金流入为61,510.91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上述现金流量与含税营业收入勾稽,含税收入比现金流入高出11,506.17万元,理论上,这一金额应该体现在该年度较上年度经营性债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增加的同等规模。

招股书显示,公司2018年年末应收票据为2,464.82万元,应收账款为19,519.32万元,两项合计为21,984.14万元,相比2017年末应收之和,仅增加2,361.05万元,与上述含税收入与现金流勾稽出的数据相差达9,145.12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这意味着公司存在9千多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成了“无源之水”,既没有收到现金,也没有获得应收款项新增数据支持的情况,存在虚增的嫌疑。同样,报告期内的2017年和2019年也存在同样的情形,上千万的含税收入得不到相关数据的支持。

和上述营业收入勾稽关系的异常形成呼应的是,蓝盾光电的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与采购、存货之间的配比也有一定的异常。

招股书显示,2018年,蓝盾光电对前五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7,067.3万元,占比17.4%,由此可推算,2018年,公司采购总额为40,616.67万元。

一般而言,材料等采购经过生产经营之后,完成产品销售确认的部分会被结转于营业成本,刨去少量的消耗后其余的会留在存货当中。

2018年,公司主营业务成本之中,需要采购的材料主要体现在主营成本中的材料设备成本和安装服务成本,该两项的成本金额合计为32,838.2万元,两项成本占其整个主营成本的比例为82.06%,这个金额与本年度的材料采购金额的40,616.67万元相比要少7,778.47万元,这意味着除了结转到主营成本之外,还有一部分未完成生产、销售的直接材料体现在存货之中,即存货的增加额为7,778.47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招股书披露,2018年年末的存货之中有原材料5,197.57万元,这较2017年存货的原材料金额相比增加了290.55万元。与此同时,存货之中还有8,908.92万元的半成品、1,052.41万元的库存商品和9,136.33万元的未验收项目成本,这三种存货合计金额为19,097.66万元,和上年存货相同项目的合计相比增加了1,751.08万元。按照该年度上述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82.06%测算(主营业务成本结构与产品生产成本结构差不多),该年度增加的1,751.08万元存货包含了大约1,436.94万元的材料成本。综上,2018年原材料的存货合计增加额为1,727.49万元。而这项数据与上述根据采购与成本耗用得出的材料存货相差6,050.98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同时,招股书显示,公司的研发中,会消耗掉一部分原材料。2018年,公司用于研发的材料费用金额为792.61万元,剔除该项耗用的原材料的影响,蓝盾光电仍有5,258.37万元的原材料不知所踪。同样,报告期内其他年份也存在类似的情况,采购、成本与存货之间对不上账。

每年上千万的业务招待费,涉嫌串通投标、行贿或存不正当竞争

财经参考注意到,成立于2001年的蓝盾光电虽经营近20年,但整体规模在同行中仍处于末端水平。从招股书披露的同行经营情况来看,蓝盾光电仅强于新三板两家企业和创业板上市的中威电子,而行业营收规模大多数在10亿以上。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同时,公司的研发投入也不敌同行平均水平。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2,938.89万元、3,250.75 万元和3,451.47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95%、5.08%和4.43%,呈现逐年下滑。同期,同行业上市企业的研发费用平均值为8.3%、8.06%和8.8%,稳中有升;公司2019年的研发费用占比仅约同行一半水平。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较高的销售费用。报告期内,蓝盾光电的销售费用分别为6,606.27万元、7,423.87万元和7,545.69万元,费用率分别为13.37%、11.61%和9.7%。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的销售费用的结构中,其业务招待费用分别高达1,364.81万元、1,051.53万元和1,177.94万元,报告期三年,仅招待这方面花的费用高达3,594.28万元,那么,每年这上千万的招待费用流向哪儿呢?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财经参考查阅相关资料发现,蓝盾光电涉嫌多起行贿卷入地方官员受贿案。

2014年2月,铜陵市铜官山区人民法院发布的案号为(2014)铜官刑初字第00023号的《郭某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郭某利用担任铜陵市环境保护局环境监察支队副支队长的职务便利于2008年-2013年间,先后收受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环境仪器厂厂长黄某、环境仪器事业部副总经理成某、副厂长鲁某送的现金和购物卡折合人民币2.3万元。

另据2014年3月,铜陵市铜官山区人民法院发布的案号为(2014)铜官刑初字第00003号的《施某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施某利用其担任铜陵市环境监察支队队长、铜陵市环境保护局副局长的职务便利,于2010年至2013年间,为蓝盾电气的烟气在线监控系统在铜陵市的持续使用、运营维护费用核定拨付方面给予帮助;收取了蓝盾电气环境仪器厂厂长的黄某、环境仪器厂副厂长的成某送其的现金3.5万元。

根据2018年2月26日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黔02刑终 52 号《刑事判决书》,2013年至2016年期间,吴风云在担任盘州市环境保护局环境监测站副站长、站长期间,利用其负责采购环境监测设备的职务之便,先后分两次共计收受蓝盾光电贵州片区业务员杨某贿赂现金人民币8.5万元。

除蓝盾光电基层管理及工作人员向当地环境监管领导行贿外,蓝盾光电高层还将目光投向了安徽省公安厅。据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8日作出的案号为案号:2018)皖15刑初15号的《赵强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自2008年至2013年期间,赵强利用安徽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总队长的职务便利,收受安徽蓝盾光电法定代表人钱某多次所送价值1.07万元金条50克、价值0.93万元金条50克、价值1.52万元金条50克(工商银行吉祥如意)、价值2.96万元金条100克(周大福庚寅)、价值3.46万元金条100克(工商银行如意)、价值3.38万元金条100克(中国银行),共计折合人民币13.32万元,为其在“证眼雷达”采购方面谋取了利益。

上述涉嫌行贿的钱某或为蓝盾光电的法人代表为钱江。招股书显示,钱江自2001年12月至今,历任公司技术中心主任、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

对以上行贿案件,公司也予以了承认。不过,招股书称行贿案件中涉案资金来源为其个人资金,公司报告期内差旅费、业务招待费等相关费用支出合理,不存在以虚假或无关发票套取现金进行商业贿赂的情形。

财经参考注意到,蓝盾光电分公司员工还因涉嫌串通投标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2019年4月24日,福建省福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作出立案决定,针对公司福建分公司员工吕某、曹某进行立案侦查,案由为涉嫌串通投标。2019年7月31日,福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完成对上述案件的侦查工作,并将该案移送至当地司法机关。目前,该案件中正处于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审判阶段。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