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秦装备涉嫌圈钱瓜分完1.18亿又募资补血 未缴公积金等信披有问题
财经参考 王东升 2020-09-02

在国家大力促进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的同时,IPO却成了部分企业和股东的敛财工具,拟在创业板上市的秦皇岛天秦装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秦装备)便是如此。

深交所公告,天秦装备IPO将于9月3日上会审议。据了解,公司此次募集资金达2.95亿元,而其2019年的营收规模仅2.13亿,募资中45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更是意图圈钱。

研发费用行业中垫底且停滞不前,三年五次分红金额达11,799.95万元

资料显示,天秦装备成立于1996年3月,虽已在行业内摸爬滚打24年,但仍名不见经传,公司整体规模较小,产品种类较少,抗风险能力较低。截至2019年末,公司的营业总收入为21,275.02万元,净利润为5,255.24万元,均不行业的平均水平,更不及光威复材、中兵红箭等头部企业。

      

      为了弥补规模劣势,增厚利润,天秦装备强压费用。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和管理费用率均3年均为同行最低且仅有同行费用率的一半。报告期内,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0.88%、1.19%和1.22%,同期同行的均值分别为2.90%、3.05%和3.02%。公司的管理费用率为3.89%、4.22%和4.66%,而同期同行的均值分别为7.53%、8.21%和8.69%。公司对此均表示由于其规模小等原因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天秦装备所投入的研发也不及同行。报告期内,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834.65万元、1,060万元和1,044.62万元,2019年还出现缩减,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2%、4.77%和4.91%,2018年、2019年占比情况均不如2017年。同期同行的研发投入占比的均值分别为6.72%、7.48%和8.00%,同行稳步提升。

而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公司热衷于分红,三年内共瓜分了11,799.95万元的利润。招股书显示,公司分别于2017年3月、2017年9月,2018年5月、2018年10月和2019年3月共进行了5次股利派送,金额分别为2,264.5万元、3,235万元、2,520.18万元、2,520.18万元和1,260.09万元。而报告期内公司三年的净利润仅有3,905.58万元、6,122.05万元和5,255.24万元。

财经参考注意到,天秦装备在大肆分红后,却又通过IPO募资补血,此次募集资金中,45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另外,公司还有1.58亿元资金躺在“银行”睡觉,公司财务费用常年为负值,同时,还每年斥资数亿元上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报告期内,公司的理财投资收益分别达116.64万元、201.46万元和202.12 万元。

财务数据披露前后矛盾,员工公积金外协供应商等信息披露涉嫌造假

天秦装备首次于2019年6月申报创业板IPO并披露了招股书,2020年最新又披露了上会稿,但两次招股书披露同期2017年、2018年的资产、负债、利润等主要财务指标均出现多处数据“打架”现象。

2019年6月,公司披露的招股书中关于公司2017年、2018年的合并资产负债表的主要数据、合并利润表主要数据中显示,2017年,2018年,公司的资产总额分别为37,179.81万元,38,357.11万元;负债总额分别为5,769.98万元、5,869.98万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分别为31,409.83万元、32,487.14万元;净利润为3,907.3万元、6,117.66万元。

2020年最新招股说明书披露上述数据的金额则演变为资产总额分别为37,300.06万元,38,839.51万元;负债总额分别为5,919.98万元、6,377.74万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为分别为31,380.08万元,32,461.7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905.58万元、6,122.05万元,均存在明显差异。

除上述财务数据披露出现异常外,天秦装备在员工公积金、供应商、董秘履历等方面的信息披露或披露不实。

招股书显示,2019年,公司公积金未缴人数为18人,同时又披露了2019年公积金未缴金额为2,486元。显然这样的数据经不起推敲。按照上述数据,2019年折合每人每年未缴公积金金额为138.11元,按照单位最低工资5%的公积金缴纳比例来算,未缴公积金员工2019年全年的工资为2,762.2元,折合每个月才230.18元。试问这样的薪资水平是否存在?

 另外,招股书显示,天秦装备与主要外协供应商秦皇岛市良鑫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自1996年公司成立当年就展开了合作。

但国家工商信息资料显示,秦皇岛市良鑫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6月,比合作时间晚了11年。

 

对此天秦装备在回复监管层的意见中称,秦皇岛市良鑫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称“良鑫机械”)的前身为秦皇岛市肉鸡示范场动力设备厂(以下称“动力设备厂”,已注销),公司自1996年起与动力设备厂开始有业务来往。 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获取了秦皇岛市肉鸡示范场动力设备厂1996年增值税纳税资料、良鑫机械的控股股东齐忠良以及发行人相关说明。

由于动力设备厂成立较早,且早于注销,国家企业信用信息更新后未保留其工商信息,但财经参考通过企查查查询到动力设备厂设立于1999年8月4日,比与公司开始合作的1996年,也晚了3年。

 同样,信披中出现“穿越”的还有公司董事、董秘兼财务总监王素荣的履历。招股书显示,王素荣于1992年7月至2002年12月在上海景福针织厂秦皇岛分厂任机械工程师、生产科计划员及生产调度,但根据企查查查询到的信息显示,上海景福针织厂秦皇岛分厂设立于1995年7月,比王素荣开始在其工作的1992年7月晚了三年,即该企业还未成立,董秘就曾在其任职了三年。




 

另外,天秦装备的营业收入、原材料的数据也不合财务勾稽原理,存在虚假披露嫌疑,财经参考将继续关注。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 最新推荐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