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安防信披疑似造假,死亡、行贿曝内控漏洞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20-10-14

经过24年的打拼和积累,王力安防向资本市场发起了冲击,公司IPO上市将于10月15日上会审核。

王力安防的创始人王跃斌虽系农民出身,但现已华丽转身。公开资料显示,1992年,王跃斌凭借在科威特打洋工赚到的3万元携弟王斌革、王斌坚创立了永康市现代开采机械厂,经营4年后,1996年,创建了永康市王力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从此开启了防盗门锁的事业发展。截至2018年末,王力安防总资产近20亿,收入17亿多。

不过,其经营发展也广受质疑。外界称其曾借世界锁业巨头亚萨合莱“上位”,之后又过河拆桥,与亚萨合莱的合作不欢而散,对簿公堂;王氏三兄弟也随即分家,均在安防门锁自立山头,同台竞技。

从王力安防披露的招股书来看,多处信息数据经不起推敲,原材料的采购、耗用与库存对不上账,公积金缴纳的金额与人数不匹配,募投项目的披露与官宣数据不一,更为堪忧的是,公司内控失范,曾出现死亡安全事故和管理人员行贿的丑闻,而近年来受下游房地产调控的影响,其营收增长乏力,毛利率不断下滑,扣非净利更是出现了2017、2018年两年连续下滑。

两大股东均违背契约规定产生纠纷,王力集团或存虚假出资和抽逃出资

2001年4月,王氏三兄弟各出资2000万元成立王力集团,从事防盗门锁行业,4年后,2005年3月,王力集团又联姻世界锁业巨头亚萨合莱设立亚萨合莱-王力保安制品有限公司(后更名为王力安防产品有限公司,简称王力有限)。

其中,亚萨合莱以美元现汇折合人民币1.26亿元出资,王力集团以机器设备、存货和专利权作价0.54亿元出资。不过,王力集团上述出资资产却未经评估,而是由双方协商确定的。

然而,双方均各怀鬼胎,仅度过了两年多的“蜜月期”后便另寻“新欢”。2007年8月,亚萨合莱出资7,000万元在浙江省杭州市设立保德安保安制品有限公司,2008年12月,亚萨合莱又通过子公司亚萨合莱亚洲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在浙江丽水市设立丽水市神飞利益保安用品有限公司;王力集团也不敢示弱,2007年9月,通过关联方直接设立带有“王力”字样的浙江王力门业有限公司,双方均未经对方知晓同意,违背公司合资经营中的合同规定,从事与王力有限同样的安防门锁业务。

而此时的王力有限成了两大股东的“提款机”,据了解,2005年-2011年间,两大股东分四次瓜分了王力有限2.29亿元的利润。

2010年11月,王力集团开始起诉亚萨合莱,理由是违规行业道德、契约规定在外面另立“山头”,从事与王力有限同样的业务;2011年5月,亚萨合莱也开始起诉王力集团,理由一样,侵害合资公司王力有限的利益。

招股书显示,经过一年多的诉讼纠纷后,双方达成《和解协议》,亚萨合莱退出,将其持有的70%的王力有限股权,作价19,622.97万元的价格出让给王力集团。

不过,由于亚萨合莱外资身份与王力集团合作时间不足10年,此前涉及的税收优惠需要补缴,为此,王力集团的股权转让款迟迟未付,事后,王力有限将股东王力集团及已退出的原股东亚萨合莱告上法庭要求退还分红款补缴税收,但遭败诉。

2014年,亚萨合莱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王力集团不履行法律义务拖欠股权转让款申请执行,王力集团的账号中的2,334.3万元遭法院冻结。

资料图来源裁判文书网

但蹊跷的是,根据王力安防的反馈意见显示,2013年7月,王力集团以从王力有限处无息借款取得的17,822.97万元支付亚萨合莱股权转让款,并通过对王力有限的减资偿还该部分借款。招股书显示,截至2013年12月,王力集团偿还了王力有限全部借款,其还款金额主要来源对王力有限的分红款和对其减资款。显然,与上述时间不吻合。

就在王力集团与亚萨合莱发生纠纷后,王跃斌的两个弟弟王斌革、王斌坚退出了王力集团。招股书显示,2013年4月9日,王斌革、王斌坚各将其持有的王力集团33.33%股权均转让给其兄王跃斌,转让价格均为2,000万元,对于王跃斌受让上述股权的资金来源,招股书并未披露。

财经参考注意到,王斌革、王斌坚旗下也拥有多家公司,而多家公司还共用“王力”字号。同时,王斌坚控制的能诚集团、永康市王力锁业有限公司、永康市王力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与从事门类、锁类产品业务,与王力安防构成竞争关系。

2014年、2015年,王力集团对王力有限减资后实现了两次增资,招股书称首次增资的资金来源自有资金,第二次增资则来自于王力集团旗下的王力电动车的厂房、土地、在建工程及华爵投资的厂房和土地。但奇怪的是,两次增资的验资时间都是在几年后的2018年12月完成的。那么,此次增资是否存在虚假出资或抽逃出资呢?为何时间间隔几年。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两年半超2亿元的原材料库存神秘消失,公积金、募投项目信息披露或说谎

财经参考从招股书披露的原材料数据发现,其采购、耗用、库存对不上账,存在较大差异。

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要原材料主要包括钢材、五金件、智能拉手和其他。报告期内2016年-2019年1-6月),公司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合计分别为 64,329.09万元、77,718.28万元81,705.36万元37,240.83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一般而言,材料等采购经过生产经营之后,完成产品销售确认的部分会被结转于营业成本,刨去研发等耗用外其余的会留在存货当中。

2016-2019年1-6月,公司用于生产和销售所需的原材料体现在主营业务成本之中的直接材料金额分别为51,020.47万元,67,913.05万元72,951.72万元30,869.08万元,占整个主营成本的比例为58.35%、60.89%61.47%、57.01%。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同时,2017-2019年,公司研发所需的物料消耗金额分别为744.02万元、2,922.80万元、1,642.51万元和290.52万元。

采购与耗用之差即为每年原材料新增之额。由上述采购和耗用(含主营业务和研发耗用)的数据可知,2016-2019年1-6月,公司原材料新增金额分别为12,564.6万元、6,882.43万元8,753.64万元6,081.23万元。

那么,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报告期各期末的原材料库存数据,各期之差得出的各期新增原材料数据是否与上述数据一致呢?

招股书显示,公司存货公司存货主要包括原材料、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等。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2019年1-6月,公司的原材料存货为6,898.56万元、7,610.91万元、6,352.59万元8,241.22万元;通过当期与上期之间的差额可得出,报告期内的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由于没有披露2015年的相关数据,无法计算2016年原材料的增加额)分别较上期增加了712.35万元、-1,258.32万元、1888.63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同时,存货之中还有在产品、库存商品、发出商品,此三类项产品目中均含有一定的原材料库存成本。通过上表数据可得,2016-2019年1-6月,这三类存货合计金额分别为17,527.74万元、18,546.02万元、18,911.50万元16,855.09万元。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三类合计库存分别较上期增加了1,018.28万元、365.48万元、-2,056.41万元。按照各年度上述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测算(主营业务成本结构与产品生产成本结构差不多),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增加的产品存货中较上期增加的原材料成本额分别为620.03万元万元、224.66万元-1,172.36万元

综和原材料和其他项目库存所含的原材料成本可知,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公司原材料的存货合计增加额为1,332.38万元、-1,033.66万元、716.27万元。而这与上述根据采购与成本耗用勾稽得出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的库存数据分别少了5,550.05万元、9,787.3万元、5,364.96万元,那么,是原材料采购、耗用数据不准确?还是库存数据在说谎?为何披露的两年半的原材料库存数据较实际少了20,702.31万元。

另外,招股书披露的员工公积金数据和募投项目信息也出现异常。

招股书披露显示,2019年上半年住房公积金的缴纳人数为1,489人,当期所缴纳的金额为107.28万元,折合每人每年平均缴纳的公积金的金额为720.48元,按照公积金缴纳比例为工资总额5%计算的话,每人每年的工资仅14,409.67元,每人每月工资仅1,200.81元,而这样的薪资水平还不如当年的最低工资标准。同时,公司也披露了工资水平,2019年上半年的平均工资均在5千以上。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那么,到底是公积金的缴纳人数虚增了?还是公积金缴纳金额虚减了?为何会出现较大差异。

此外,招股书显示,公司此次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新增年产36万套物联网智能家居生产基地建设项目,该项目总投资约9.68亿元,计划募投6.2亿元,建设期三年。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而据金华市政府网站显示,该项目2016年便已开工建设,如按照3年的建设期,则该项目已完成建设,另政府网站显示该项目总投资为13.1亿元,较招股书披露的9.68亿元相差3.42亿元。

资料图来源金华市政府网站

死亡安全事故赔偿68万、曾卷入受贿事件,盈利水平下滑扣非净利两连降

财经参考发现,王力安防的内控存在漏洞,曾出现致人死亡的安全事故和管理人员行贿事件。

2016年7月21日,公司子公司王力门业非标门厂员工周金阶,在压纹机工作中,将身体部位进入机械受限空间而发生机械伤害事故,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王力门业因未落实好安全生产管理职责,安全管理不到位,违反了安全法的相关规定,被武义县安监局作出21万元的行政处罚。王力门业总经理何高军未履行好安全生产职责,督促、检查单位的生产安全工作不到位,被武义县安监局作出32,155.34元的行政处罚。

同时,王力门业与死者家属签订《调解协议》,给予一次性死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等一切相关赔偿,合计68万元。

除安全事故外,王力安防还存在未按期申报税务等税务违规被税务局处罚。

此外,2014年2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案号为(2013)寿刑初字第702号的《袁林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据其显示,袁林在寿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任职并负责本单位职工宿舍小区建设期间,于2007年7月至2010年8月,利用职务之便,先后40次收受他人现金及购物卡共计人民币477000元,王力门业经营部经理杨忠孝就向其三次行贿33000元。

资料图来源裁判文书网

与投资者相关的是,王力安防近年来的业绩不容乐观。其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5亿元、17.15亿元、17.27亿元和7.85亿元,增幅明显放缓。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41亿元、2.05亿元、1.51亿元和0.63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约为2.15亿元、1.83亿元、1.33亿元和0.52亿元,其中,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下滑,而2019年上半年的利润不足2018年的一半水平。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公司盈利能力下滑主要受毛利率下降所致。报告期内,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7.61%、32.92%、28.45%和28.06%,逐年下滑,期末较期初下滑了近10个点。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