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菱环境董事长曾卷入多起受贿案,信披数据涉嫌虚假披露
财经参考 王东升 肖敬远 2020-12-21

IPO折戟一年半后,广东申菱环境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申菱环境)再次卷土重来,公司将于12月22日二次上会。招股书显示,公司此次募集资金6.5亿元,较上次募资5.05亿元增加了1.45亿元,但募投项目却由上一次的4个缩减成2个。

此次募资中,公司计划将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但另一方面,申菱环境却动用大量的资金频繁的购买理财,2017-2020年上半年,其购买理财20笔,动辄资金上亿元,2017年、2018年还曾出现单笔36.32亿元、16.08亿元用于购买短期理财。同时,报告期内,申菱环境还进行了4次分红,共瓜分了1.38亿元利润。

董事长、监事会主席双双卷入受贿案,三年半业务招待费耗资近两千万

据了解,申菱环境首次申报上市被否的原因之一便是招股书中隐瞒公司董事长崔颖琦、监事会主席欧兆铭卷入的受贿案件。

2015年2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由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审理的案号为(2014)佛顺法刑初字第1290号的《黄金梁受贿罪一案》,案件显示,

2008年至2012年期间,申公司多次申请省、区各级科技专项扶持资金,过程中黄金梁利用其负责各级科技专项扶持资金的相关审批的职务便利,在申请科技专项扶持资金时多次向评审会议的专家组成员打招呼,让公司成功通过评审并获得扶持资金。在黄的帮助下,取得多个科技专项扶持资金。

期间,申菱环境董事长崔某琦、副总欧某铭给黄金梁先后5次送好处费共计港币29万元现金,折算成人民币249191元公司董事长崔某琦、副总欧某铭均遭到了另案处理。

资料图来源裁判文书网截图

据了解,上述涉嫌行贿的崔某琦便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崔颖琦,而副总欧某铭便是公司第4大自然人股东、现任公司监事会主席欧兆铭。但奇怪的是,招股书披露中并未显示其副总经理一职的履历,仅显示其从2000年至今担任公司监事、监事会主席一职,主要履行监事职责。但与公司董事长共同参与上述涉嫌行贿事件,不知这监事职责是否称职?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除上述案件外,双方还卷入麦奕昌的受贿案件中。2015年8月21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案号为(2015)佛中法刑二终字第55号的《麦奕昌受贿案件》,据显示,2003年至2013年期间,麦奕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共收受单位及其工作人员给予的财物达39次(含未遂1次),共计价值人民币达230多万元,港币67.6万元,美元4千元,另有金条等物,而崔颖琦、欧兆铭便向麦奕昌提供资金、财物。

此外,公司董事长还卷入杜镜初受贿案件中。2017年3月14日,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案号为(2016)粤20刑初116号的《杜镜初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据显示,2004年至2012年,杜镜初利用其但任顺德区乐从镇党委副书记、镇长、陈村镇党委书记、顺德区副区长、区委常委、区委区政府秘书长、区发展规划和统计局局长、区委副书记、区委政法委员会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广东申菱环境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崔某琦在购买土地、项目立项等方面提供帮助和关照,先后多次收受崔某琦贿送的现金共计人民币5.5万元、美元4000元、欧元2000元,以及价值人民币6.8666万元的大金中央空调一套。

资料图来源裁判文书网

不过,招股书称上述诉讼事项,不会对此次上市造成实质性影响。

财经参考注意到,申菱环境每年用于业务招待的费用较高。招股书显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业务招待费用(含销售和管理中的招待费)分别为420.12万元、523.34万元、733.85万元和250.84万元,三年半,共耗费了1,928.15万元。那么。这每年高达数百元的业务招待费用流向哪儿?公司是否存在其他的涉及商业贿赂的不正当竞争呢?

招股书显示,公司分别与哈尔滨工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红博物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和广州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发生3起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与哈尔滨红博物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和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红博商贸城发生1起合同纠纷,涉及诉讼金额达5,378.79万元。

据天眼查显示,申菱环境涉及的诉讼纠纷近百起。除大部分涉及合同纠纷外,还与员工发生劳务纠纷,出现了未签订劳务合同违规用工被告的情形。2018年1月,申菱环境便是因此被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列入被执行人,理由是未履行法院判决支付原公司员工陈瞧工资6.79万元。

此外,2016年12月,由于股权代持问题及明晰股权,董事长还以申菱环境为被告,谭炳文、段春霞、欧兆铭、欧燕川为第三人向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诉讼请求为要求确认2000年7月3日至2006年4月24日期间,崔颖琦实际享有公司51%的股权。

而曾涉及股权纠纷的还发生股东谭炳文、崔颖琦之间。据案号2017)粤06民终6295号的《谭炳文、崔颖琦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显示,上诉人谭炳文因与被上诉人崔颖琦、广东申菱环境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及原审第三人段春霞、欧兆铭、欧燕川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2016)0606民初21679号民事判决,向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18年一年存2.3亿原材料“缺口”,公积金未缴数目或虚减

财经参考梳理公司的原材料数据,发现异常。

招股书显示,申菱环境生产经营所需的主要原材料包括铜材、钢材、铝材、压缩机、电机、风机、电器元件等。2017-2019年,公司原材料采购金额分别为46,109.04万元、44,442.84万元、53,555.95万元,2018年在收入同比增长的情形下,采购原材料却同比逐年减少。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一般而言,材料等采购经过生产经营之后,完成产品销售确认的部分会被结转于营业成本,其余的会留在存货当中。

2017-2019 年,公司用于生产经营中原材料耗用体现在主营业务成本中的直接材料费用分别为57,643.99万元,65,816.36万元和83,111.48万元,消耗材料逐年明显增加,占整个营业成本的比例为89.31%、88.93%和88.79%。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采购与耗用之差即为每年原材料新增之额。由上述采购和耗用的数据可知,2017-2019年,公司原材料新增金额分别为-11,534.95万元、-21,373.52万元和-29,555.53万元,即每年公司采购的原材料并不能满足公司当年生产经营所需,需要通过上年的库存来弥补。那么,每年的采购加上一年的库存能否满足该年的生产经营所需呢?

2018年为例,公司当年采购与消耗之差为-21,373.52万元,即公司需要上年21,373.52万元的库存原材料来才能满足当年经营所需。然而,招股书显示,公司2017年的原材料库存仅有6,143.65万元,能还存在15,229.87万元的原材料缺口。

更不可思议的是,公司在2018年存在1.53亿的原材料缺口时,竟然还出现了7,918.25万元的原材料库存,那么这凭空多出的2.32亿的原材料来自于哪里?是公司为了调节利润虚减披露了原材料采购成本?还是为了满足与营收的同步虚增了营业成本的材料成本?这样的信披数据真实性几何?同样,报告期其他各期也存在类型的情形。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除上述原材料数据存在质疑外,公司披露的未缴公积金数目也不合逻辑。招股书显示,公司未缴纳公积金的员工人数分别为599人、594人,758人和591人,占公司全部员工的比例为35.01%、32.58%、35.74%及 27.45%。

但蹊跷的是,报告期内,公司可能需补缴公积金金额分别仅有2.14万元、1.47万元、17.03万元和2.02万元,显然,这样的未缴纳金额与上述未缴纳人数难于匹配。

招股书又披露,住房公积金的补缴测算范围不包括退休返聘人员、登记日后入职新员工、在别处单位缴纳的员工、外籍员工,且未包括已提供住宿或住房补贴的员工,且未剔除农村户籍人员。因而,公司公积金应缴未缴人数分别仅有15人、8人、165人和37人。但即便是这样,仍存在未缴公积金虚减披露或瞒报。

2019年为例,公司可能需补缴的金额为17.03万元,未缴纳人数为165人,折合2019年每人平均可能需补缴1,032.12元,如按最低标准的工资5%缴纳,折算出2018年每人平均年薪为20,642.42元,则2018年员工每个月的平均工资为1,720.20元。而这样的工资标准仅相当于佛山地区最低工资标准,而公司还在、广州、北京、上海和成都等地设有子公司,这样的工资标准还不及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

研发投入占比及毛利率不及同行,子公司经营不善

财经参考注意到,申菱环境研发费用投入占比较低。报告期内,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4,157.4万元、4,595.19万元、5,159.55万元和2,404.79万元,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4.27%、4.11%、3.80%和4.38%,几无增长。

对比同行,同行上市企业研发投入占比均值分别为4.2%、4.98%、5.53%和5.52%,呈现稳步增长,大于申菱环境的研发投入占比。

盈利能力方面。2017年-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业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1.49%、31.65%、30.57%、31.04%,几无增长,还出现微幅下滑态势。而同期同行34.72%、34.29%、32.03%和29.97%,整体高于公司。

因毛利率的滞涨,申菱环境还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窘境。公司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13.58亿元,较上年同期11.18亿元,增长21.47%,同期利润约为1.01亿元,较2018年的1.03亿元还出现微幅下降。同时,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5.49亿元、0.38亿元,均不及2019年的一半水平。

财经参考发现,在申菱环境实现的利润中,有不少还来自于政府的“输血”。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及2020年1-6月的财政补助分别为3,859.41万元、2,598.00万元、2,833.71万元和820.43万元,分别占同期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36.83%、25.17%、28.11%和21.83%。

为了拓展业务,申菱环境分别在广州、北京、深圳、上海、成都等全国主要一二线城市设立了11家控股子公司,但多数却经营不善。

数据显示,除广州申菱、成都申菱2家公司盈利、张家口子公司新成立无财务数据外,其他8家子公司均亏损,全年亏损百万以上的达5家,亏损最为严重的为广东申菱商用空调设备有限公司,该企业设立于2019年9月,由申菱环境控股(持股65%),2019年当年便亏损了204.06万元,2020年上半年更是亏损达613.70万元,那么,该企业是否存在为申菱环境承担费用呢?为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亏损幅度明显大于其他子公司。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