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恒条码信披涉嫌造假,销售数据与客户数据相差近两亿
财经参考 王东升 欧阳雪 2021-01-26

随着电子商务和快递行业的迅猛发展,相关产业链条上的企业也不断壮大。从事快递物流应用材料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的广州九恒条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九恒条码”)便是该行业的受益者。截至2019年末,公司的资产和营收规模均接近15亿,不到20年,较当初设立时200万元资产增加约734倍。

据证监会公告,九恒条码IPO上市将于1月28日上会。招股书显示,公司此次募集资金54,451.33万元,主要用于不干胶产品生产基地项目、技术研发中心及信息系统升级项目、补充流动资金。近年来,公司的营业收入不断增长,但却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窘境。财经参考发现,公司的原材料数据、销售数据、员工福利数据等重要的数据均出现了异常,信披真实性大打折扣,存在虚构之嫌。

八名创始股东中七名退出,签订对赌协议到处“寻金主”

资料显示,九恒条码前身为广州九恒条码有限公司(简称九恒有限),设立于2002年9月,由周孝伟、曾祥兰8名自然人共出资200万。

但此后,九恒条码经过了频繁的股权转让和增资。招股书显示,从公司成立至2018年12月整体更变为股份公司期间,公司共进行了十五次股权转让和八次增资。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前十大股东中,仅有刘小辉,其他的创始股东均未出现其中。

财经参考注意到,九恒条码实际控制人沈云立2004年11月才成为公司股东,但其简历中显示,在公司刚成立的2002年10月,其便担任公司的董事,2005年5月担任公司总经理,此后也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那么,公司是否存在代持?为何还未入股,沈云立便可担任其董事。

招股书显示,沈云立2004年11月是通过受让其妻子曾祥云的股权所得,曾祥云拥有的74%股权全部转让,其中,沈云立受让40%,其他34%转让给其他股东,而长期位于第二大股东、与沈云立持有股份一直的的周孝伟在2010年也退出了公司,将其全部股权转让给沈云立。而再次期间,公司其他五名创始股东也退出了公司,纷纷将全部股权转让。

但不到2个个月,公司又开始吸纳其他的自然人股东。2010年12月12日,九恒有限作出股东会决议,同意沈云立将持有的26.00%股权分别转让给尹建平、贺化才、向任武、杨绍平等39位自然人。

2016年6月开始,公司开始引进珠海乾亨、王力群、广发信德、宁波约拿、广发乾和、章海波、广东粤科、广州粤科投资公司等,计划上市。同时,公司实际控制人沈云立与公司还与上述投资方时签署涉及业绩对赌投资机构。

不过,这些对赌协议在公司2019年6月首次申报的招股书中并未披露,意图隐瞒。同时,九恒条码与上述投资方承诺的业绩均未实现,触发了业绩对赌补偿条款。而这对赌协议随着公司2019年6月申报IPO全部解除,显示,这些投资机构并不是看好公司的发展,而是等其上市后圈一笔钱走人,须注意的是,如公司未能成功上市,对赌协议将再次生效,解除协议则自动终止。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公积金缴纳金额或存虚假披露,原材料采耗存不匹配存数亿元缺口

财经参考注意到,九恒条码及其子公司存多起劳务纠纷,公司还曾因此被列入被执行人。

资料图来源裁判文书网

九恒条码的员工福利,明显不如同行。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公司员工的平均年度薪酬分别为6.08万元、6.96万元和7.67万元,2017年不及广州市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更低于同期同行平均水平。同期同行的均值分别为7.38万元、7.92万元和9.18万元。

此外,报告期内,公司还存在未给多数员工缴纳社保和公积金情形。2017-2019年,公司员工数量分别为1,795人、1,584人和1,531人,呈现逐年下降。而2017年超过一半以上人数未缴纳社保,公积金缴纳人数仅有66人,缴纳比例不足4%,2018年、2019年虽比例大幅上升,但仍有205人、202人未缴纳公积金。

另外,财经参考发现,公司公积金缴纳的金额与人数并不匹配。以2018年为例,员工公积金缴纳人数为1,379人,金额为341.33万元,折合每人每年缴纳的金额为2,475.2元。根据公积金缴纳最低标准5%测算,公司员工的平均工资仅有49,503.99元,与该年度平均薪酬的的6.96万元,相差显著。如此,公司披露的公积金缴纳金额或者人数是否真实,值得商榷。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除上述公积金缴纳金额涉嫌虚假披露,公司的原材料数据也存在质疑。

招股书披露,公司公司生产所采购的原材料主要包括原纸类、特种纸类及化工料类等。

同样以2018年为例,招股书显示,2018年,公司上述所需原材料的采购总额为67,320.19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一般情况下,原材料采购后,一部分用于生产产品销售后转变成主营业务中的直接材料成本,刨去研发所耗外,剩余部分变成存货中的原材料。招股书显示,2018年,公司直接材料成本为90,542.82万元。同时,该年度的研发费用原材料投入的金额为3,855.81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采购与耗用之差即为每年原材料新增之额。由上述采购和耗用(含营业成本耗用和研发耗用)的数据可知,公司2018年采购与消耗之差为-27,078.44万元,即公司2018年所购买的原材料并不能满足当年生产经营研发所需,需要通过上一年的库存来弥补,而上一年2017年的原材料库存最少需要27,078.44万元。

然而,招股书显示,公司2017年的原材料库存仅有13,363.33万元,较所需原材料库存存在13,715.11万元的缺口。

更不可思议的是,公司在2018年存在1.37亿元的原材料缺口时,竟然还多出15,910.42万元的原材料库存,那么这凭空多出的2.96亿元的原材料来自于哪里?

是公司为了调节利润虚减披露了原材料采购成本?还是为了满足与营收的同步虚增了营业成本的材料成本?这样的信披数据真实性几何?同样,报告期其他各期也存在类型的情形。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与客户申通快递披露的数据相差1.85亿,业绩波动增收不增利

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较为集中,其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4.21%、53.60%和56.02%,前五大客户主要为顺丰控股、申通快递、中国邮政、韵达股份、百世集团、圆通速递等国内知名快递物流企业。

不过,招股书披露的对上述个别的客户销售数据与客户披露的数据却存在较大“冲突”。招股书显示,申通快递分别为公司的第二、第一和第二客户,对其销售的金额分别为14,021.44万元、26,155.13万元和24,474.78万元。

但据申通快递2017年、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公司对杭州三恒包装(九恒条码全资子公司)的采购金额为31,666.83万元,与九恒条码披露的2017年的销售数据相差17,645.39万元,而2018年申通快递披露的采购金额与公司最接近的数据为27,003.45万元,也相差848.32万元,两年下来,两者披露的数据相差约1.85亿元。

资料图来源申通快递2017年、2018年年报

此外,九恒条码披露的采购数据与供应商披露的数据也存在差异。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公司对第五供应商松炀资源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396.42万元、4,523.44万元。

而据松炀资源2019年6月上市时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其对九恒条码的销售金额分别为3,112.15万元,4,734.24万元,分别相差284.27万元、210.8万元。

财经参考注意到,九恒条码成立之初,主要以快递运单的生产、销售为主。但随着快递行业的发展,电子面单可以替代人工录入快递物流信息,快递公司通过使用自动分拣线识别电子面单,能减少人力成本,提高分拣效率,推动中国快递业进入数字化时代, 导致电子面单需求大幅上升,传统快递运单的使用率下降。

2014年到2019年6月,电子面单使用量占快递面单(包括电子面单和快递运单)的比例从5%左右上升至96%左右。公司快递运单产量与销量出现了下降,2017年到2019年,快递运单产量从282,591.31万份下降到46,713.85万份,销量从243,355.67万份下降到87,150.19万份,快递运单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从22.93%下降到3.38%。

九恒条码虽能紧跟形势,大幅提高了电子面单的生产和销售比重,促进整体收入的不断上升。但其利润水平却出现了明显的波动。数据显示,2016-2019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01亿元、9.90亿元、14.16亿元和14.93亿元,同期扣非净利润分别为6,886.91万元、5,955.64万元、7,779.41万元和6,054.80万元。

2019年在收入较2018年、2016年出现增长时,但其利润却出现下降。增收不增利或源于其盈利能力的下滑。2016-2019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26.64%、24.39%、21.12%和19.52%。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